pegida举行周年庆祝 反对者人数增多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4年10月20日,"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简称Pegida的追随者首次上街游行。本周该运动的组织者计划举行周年庆祝活动。但是当局仅批准举行一次集会,禁止举行其它的市区游行。周一(10月19日)晚上,Pegida的支持者将在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前的剧院广场举行集会。Pegida 运动的负责人巴赫曼( Lutz Bachmann)已经宣布将有来自其它欧洲国家的许多演讲者在集会上发言。

从四面八方涌向广场

有一点可以肯定:届时这里将相当热闹。因为周一晚上涌向市中心的将不仅有 Pegida 的追随者 ,而且还有反对者。一个反对派联盟向人们发出呼吁,参加10月19日晚上举行的以"充满爱心而非仇外煽动"为题的烛光游行。只要警方不予干涉,反对派示威者将从下午16点开始乘坐4列火车前往Pegida集会的举办地附近举行反示威。萨克森州"人类环境动物保护党"负责人罗特(Michael Roth)说:"我们将在让他们能够听到我们的抗议呼声的附近区域举行示威,通过噪音干扰Pegida集会,并以此向他们表明,已经有足够的人无法再继续容忍他们的行为。 "

Willkommensfest für Flüchtlinge in Dresden

"人类环境动物保护党"负责人罗特对其家乡德累斯顿充满担忧

"人类环境动物保护党"负责人罗特对他的家乡德累斯顿充满担忧。他几乎每天都听到难民营受到攻击的报道。他说:"情况越来越糟糕。现在到了我们必须明确表明立场的关键时刻。"对他来说,表明立场也就是关心难民。他因此发出"德累斯顿属于大家"的倡议,建立"互相聊天"网站,并于周日(10月18日)在德累斯顿的一家难民营前组织了一次欢迎难民的庆祝活动。

最初只有几个人走出被与外界隔离的难民营。由于语言障碍太大,在难民营前人们难以畅谈。

但是现年32岁的叙利亚人拉托夫( Latof)能够帮助大家进行沟通。他在德国已经生活了11个月,上了4个月的语言强化班。现在他可以使用新学会的德语为难民和欢迎活动的参加者充当翻译。

拉托夫是在汉堡进行的难民登记注册,他原本不可以在德累斯顿逗留。这次他恰巧来这里看望他的德国朋友。德国人卡普勒( Martina Kappler )和她的女儿尤丽亚(Julia)在汉堡与拉托夫相识后,一直对他进行关照。这位叙利亚人也因此在设法迁徙萨克森州。

前东德遗留的因素

但是由于德国的官僚主义,难民改换逗留地并非容易。拉托夫不想引人注意,更不愿被拍照。他非常感激卡普勒对他的关心。他说,最近几周,他的德语进步很大。他在叙利亚大学学过一年的经济信息学,之后开出租车。他觉得他在德国可以当公交车司机,尽快自己养活自己。

Willkommensfest für Flüchtlinge in Dresden

德累斯顿举办欢迎难民的活动

德国人卡普勒认为积极帮助难民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也想以此作为抵制Pegida仇外煽动的一个标记。谈到右翼示威者的行为,她认为有"很多前东德时期遗留的原因。"她说:"我们曾经在很大程度上与世隔绝,那时很少有外国人,几乎与外国人没有接触,我们也几乎哪里都不能去。"在前东德长大的与她同龄的人尤其害怕外国人,有不安全的感觉。

为Pegida感到羞愧

德累斯顿居民明希(Kerstin Münch )对此表示难以理解。她对她的家乡城市被搞得如此声名狼藉感到非常气愤。已经有难民 出于恐惧不愿来萨克森州 。明希则决定与其丈夫施泰布勒一起参加周一晚上的反Pegida 示威。她说:"我们要向Pegida 发出抵制的信号。"她说,虽然有些害怕遭受"暴力攻击","但是我仍然决定前往。"

明希的丈夫施泰布勒气愤地说:"由几名Pegida示威者来决定全球的舆论倾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德累斯顿市民施莱伯(Bernd Schreiber)也对此表示赞同。他说:"这些 头脑愚蠢的人 认为他们可以利用特殊情况--目前则是利用难民问题--来达到其目的。这是人们所不能接受的,必须起来反抗。"现年65岁的施莱伯是"公民中心"成员。他说:"我为那些追随Pegida并发表荒谬言论者感到羞愧。"

通过推特社交网络的关键词标签就可以看到,与明希、施泰布勒和施莱伯有着同样想法的德累斯顿人越来越多。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XeB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