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启动援助项目帮助雅兹迪女性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而言,雅兹迪的妇女就是一件商品。这些恐怖分子自称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进行“圣战”,对雅兹迪妇女为所欲为。他们在市场上出售这些妇女,强迫她们作为性奴。目前大约有2000名雅兹迪女性成功逃亡。

这些饱经创伤的女性的命运令巴登-符滕堡州州长克莱奇曼(Winfried Kretschmann)感到震惊。他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启动了一个特殊的程序。他计划截至今年底接受1000名这样的妇女来德国。该援助项目耗资三千万欧元。

巴登-符滕堡州州长克莱奇曼(Winfried Kretschmann)

在德国的新生活

利亚就是她们中的一位。她不愿意公开自己的的真实姓名。她曾沦为伊斯兰国的俘虏两个月又16天。“那里的生活就是地狱。哪怕我们哭了,他们对我们也只有殴打。没有食物,不能洗澡。我们祈祷神,让我们死了算了。”

利亚和她的大姐一起住在一个有人照顾的公寓里。记者不允许提到具体是哪个城市。“这是出于安全考虑”,负责主管的国务秘书克劳斯-彼得·穆拉夫斯基(Klaus-Peter Murawski)说,“就像在一个妇女庇护所一样:我们要最大程度地保密。”目前为止,有近雅兹迪500名妇女来到德国。

一个姿态,并非答案

带她来德国的是基齐汗(Jan Ilhan Kizilhan)。他是一名心理学家和心理创伤专家。带着一个小型代表团,他定期前往伊拉克北部履行他的艰巨使命。被接收到这个援助程序里需要哪些指标,非常清楚,Kizilhan说:“妇女,曾经被伊斯兰国劫持,已自行逃脱,需要保护,也就是说,因为曾被作为人质关押,所以有心理创伤,或者其它疾病。”但是进行这样的选择对他非常困难。“那里有大约12万需要心理治疗或医疗的。拒绝一个人成为配额中的一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名额只剩下500个。这个特殊的援助项目,只是一个姿态,并不能解决问题。

带有库尔德血统的德国心理学家艾哈迈德(Salah Ahmad)说:“雅兹迪部落的社会凝聚力极为巨大,不只是在家庭内,也在社区内。如果只是从一个团体中带走一位女性,并且带来德国,这对相关的人来说,都是心理上难以承受的。”

心理学家艾哈迈德(Salah Ahmad)

自杀率高

因此艾哈迈德和他的援助组织在难民营建立了给酷刑受害者的治疗中心。因为尤其是在受虐待的妇女中,雅兹迪妇女的自杀率非常高。

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生活在德国南部的利亚也在忍受分离的痛苦。现在这位年轻姑娘活在安全中,衣食无忧,被保护,但是她最大的悲痛依然存在:她不知道他的父母是否还健在。在贾尔山她家乡的1700名居民中,依然有1200人失踪。

她希望有所作为,因此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好让世界不要忘记,还有成千上万的女性还在遭受伊斯兰国的囚禁。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Pqlm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