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难民之觞:住处虽有、安全难保

(德国之声中文网)20岁的内斯林(Nesrin)一个月前刚从叙利亚来到波恩。内斯林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是一个例外,她所在的 难民营 中,几乎没有女性愿意和记者进行交谈。

内斯林和父母姊妹从叙利亚逃亡到希腊,转站匈牙利,之后经过了长长的旅途,这家人抵达慕尼黑。他们被安排乘坐专列火车来到波恩。谈到这段逃难的经历,内斯林说,最糟糕的时期是匈牙利的一间监狱。内斯林说,那个时候,几乎整个的狱期她都被与男性关在一个牢房:"这对我们女性来说十分困难。我不能在陌生的男子面前躺下。"这与阿拉伯社会的风俗相悖。内斯林说,在她们家乡,如果不与男子讲话,也不和他们对视。会得到男性的尊重,他们会走开。在逃亡的旅途中,因为没有他选,她只能与男性共处一个狭小的空间,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内斯林谨慎地补充表示:"但是我看到其他女性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不愿意谈及细节。

大部分来到欧洲的难民逃亡的原因是 躲避叙利亚战火 。按照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2014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叙利亚在全部142个国家中排名139。国际人权联盟(FIDH)在一份声明中写道:"纪录叙利亚性暴力和性侵犯的情况对我们来说尤为困难。"不止是叙利亚女性试图躲避战火,逃离家园。来自伊拉克、阿富汗、索马里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和非洲国家的一些民众也选择出逃。除了恐怖和战争,这些地区的女性也深受性侵的困扰。国际人权联盟指出:"许多幸存者都不敢说出他们的遭遇,因为她们怕丢脸蒙羞。文化、社会和宗教的压力太大了。"

在波恩的难民营也并非问题全无。内斯林介绍说,她得和"至少一百人"共用洗手间。这些人中当然也包括男性。这令难民女性们备感不适。人满为患的住处,男女共用洗手间,房间的门不能从门内锁上。这让女性和儿童缺乏安全感,他们会感到害怕。

不仅仅是波恩所在的北威州是这种情况。比如黑森州,该州联合福利会、妇女委员会和女性办公室工作小组的代表都对最初安置难民收容所的现状提出批评。在一份公开信件中,他们写道,难民营中的妇女和儿童的安全系数越来越低。许多女性白天走过难民营长廊时也会觉得害怕。她们中的许多人已经遭遇过暴力对待,所以人们应该确保她们救助通道的畅通。

内斯林企盼着能够搬到一个能够长久居住的地方,也希望能在德国读大学。她说,不过在这一些愿望实现之前,她仍然需要保持警惕,确保自身的安全。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N6Zyb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