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寄托在“锚孩儿”身上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们此行在汉堡开始。之所以选择汉堡,是因为汉堡今年接收的所谓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意即年龄不满18岁、没有父母也没有任何其他亲戚陪伴、完全是只身一人逃难到汉堡的难民人数,与上年相比已翻了四番多。2014年,汉堡接收了650名这样的未成年人,而从2015年一月到现在的十月,汉堡已接收了2800名。汉堡的难民工作者表示,当然难民人数总体也在增长,但单凭这一点,并不足以解释为什么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数量上升得如此之快。此外,并非所有未成年人是在逃亡途中与父母失散的,不少人应该是从一开始就是独自上路的。他们大部分来自阿富汗、叙利亚、厄立特里亚,大部分都是被警察"捡"到的。

真实年龄不明

汉堡警察工会主席约阿希姆·伦德斯(Joachim Lenders)介绍说,这些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人,90%都是男性,而且常常没有证件,因此有关部门只能依靠自己的观察,来确定这些未成年人来自哪国、年龄多大。

其它信息来源,只能是难民的自供了。对此伦德斯表示:"自供词经常会不符实。"譬如自报年龄都是不满18岁,因此不算成年,因为对成年人的避难规定比对未成年人要严,所以警方时常要委托法医鉴定年龄。显然难民来源国的人都知道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在德国享有特殊保护,譬如不会那么快被遣返、可以得到很全面的帮助等。是否因此才会有那么多年轻人无成人陪伴逃到德国的呢?"时不时可以听到一些说法,说这是有组织有系统的,但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伦德斯表示道。虽然有蛇头号称他们向人提供了这类入境咨询,但伦德斯觉得不可为信。

逃亡任务明确

Joachim Lenders Deutsche Polizeigewerkschaft

伦德斯表示,猜测没有确凿证据。

巴伐利亚州的罗森海姆县现有2100名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需要照料。德国联邦边防警察在那儿的体会是,"来的专门就是这些16、17岁的,他们一到就直接问怎么办理家庭团聚",丹妮拉·路德维希(Daniela Ludwig)如是说。路德维希(基社盟)是家在巴伐利亚州的联邦议院议员,她非常关注避难和移民问题。

显然主要是年轻男子被先遣送到德国,以便日后接来家人。德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一旦外国人拥有相应的居留身份,就有权利要求办理家庭团聚。路德维希介绍说:"我认识一些来自阿富汗的男性,他们是全村集资,委托蛇头的,因为村里人说,这个小伙子能干,他到德国肯定能闯出天下,那我们在家乡的人也就能从中受益。"

德国青少年事务局把这些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称之为"锚孩儿"(Ankerkinder)。罗森海姆县青少年事务局主任约翰内斯·菲舍尔(Johannes Fischer)证实说,确实一再有这样的情况,就是家人希望这些未成年人能在德国呆下来,给家里提供保障。不过他表示,究竟有多少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是抱此动机到德国的,他无法估计,因为无论是对难民的问答调查还是主管部门收集的信息都未涉及这方面的内容。议员路德维希针对她所得到的印象补充说:"我们将会观察事态发展,或许将来也必须采取一些干预措施。"

希望寄托在新修订的避难法

Andrea Lindholz, MdB

林德霍尔茨表示:"家人是送可享受到最好保护的那个人出走。"

另一位也是来自巴伐利亚州基社盟的联邦议会议员安德烈娅·林德霍尔茨(Andrea Lindholz)作为联邦议会内政委员会委员,对难民和移民问题也非常熟悉。她提醒人们在对未成年难民是否是出于更好办理家庭团聚之由才无成人陪伴的这一现象下定论时,应该慎重行事。她说:"我们现在还不能评判这是否是一个发展趋势。"她表示,看待这一问题,也必须考虑到难民总体数量迅速增长的情况,与之进行涨幅对比。"这样一比,你就很难说这批人人数的增长是有针对性的。"她认为,德国在此面临的整个挑战要大得多,德国的问题是为保障青少年难民的身心健康,向他们提供的照料和服务很周到、水平很高。她觉得必须同等对待所有青少年难民。她表示:"滥用现象相对而言还是很小的。"林德霍尔茨本人是家庭法方面的律师并已积累了十几年的经验。

林德霍尔茨告知,德国已对有关法律进行了修订,明年初将开始生效。届时,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将更难隐瞒自己的真实年龄了,因为利用医学手段鉴定年龄的做法将会得到更好的法律依据。这些年轻难民在全德的分配机制也将比现在更为公正,使得许多青少年事务局将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了解这些人的逃难情况,提供相应的帮助。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RPk1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