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始终拒绝反省的反共大屠杀历史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市中心的总统府对面,聚集了大约60名示威者。路边上排列着用塑料制作的死人头骨。示威者一边高举拳头,一边用喇叭高呼口号。8年来,这些当年反共大屠杀的受害者一直坚持定期在这里举行抗议示威。库斯嫩达(Kusnendar )便是其中之一。他说:"我们每个周四都前来这里为正义和真理而奋斗,今天已经是第407次。我们从没有做错过什么。"

库斯嫩达今年已经84岁,在印尼布鲁岛的监狱中被毫无尊严的监禁了14年。他和其他几十万印尼政治犯一样,在没有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被逮捕关押,原因仅仅因为他们是印尼共产党成员或者是共产党的支持者。当局指责印尼共产党对1965年10月1日的未遂政变负有责任。而事实上,策划政变的只是共产党主席艾迪特(Aidit)和他的几位亲信。

Gedenken an Menschenrechtsverletzungen, Indonesien

示威者纪念反共大屠杀受害者

伊斯兰分子的威胁

然而,在1998年之前一直对印尼进行独裁统治的亲西方和反共将军 苏哈托 (Suharto)以未遂政变为由,对印尼共产党实施大清洗。对于苏哈托来说,当时拥有2000多万成员的共产党过于强大。至少50万人被杀害,大约100万人被逮捕。即便结束监禁之后,受害者也始终背负着政治犯的罪名。由于身份证上注明是曾经被监禁的政治犯,他们到处都无法找到工作。

另一方面,苏哈托政权的宣传留下了难以清除的影响。直到今天,仍有很多人认为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因此是宗教的敌人。就在一个月前,由于组织方受到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 )的恐吓威胁,反共大屠杀受害者组织计划在沙拉笛加举行的一次会议被迫取消。

凶犯成为胜利者

这仅仅是印尼民主国家体制仍然深受反共影响的其中一个例子。迄今,印尼当局不仅没有满足受害者提出的为反共大屠杀事件进行反省、和解及补偿的要求,反而让那些凶犯逍遥法外。苏门答腊岛的阿迪(Adi)当年杀害了数以千计的共产党人,直至今天他仍不觉得自己有罪。他在奥本海默(Joshua Oppenheimer)的纪录片"杀戮演绎"中表示:"战争罪应该由胜利者来定义。""我是胜利者,不需要按照国际定义行事。"

Rusdi Mastura, Bürgermeister von Palu, Indonesien

马斯图拉是首位公开认错的印尼官方人士

虽然2012年在印尼人权委员会公开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官方首次承认在清洗共产党的过程中犯有反人类罪,但是对于受害者提出的建立专门的人权法庭审判凶犯的要求,政府至今置之不理。如今担任人权委员会主席的科里斯(Kholis)参与起草了该报告。他说:"令我感到愧疚的是我无法尽更多的力。政府中敢于冒风险的人不是很多,因为谁要是谈论这个题目,就要冒丢掉乌纱帽的风险。"

没有纪录大屠杀历史的教科书

印尼苏拉威西岛帕卢市市长马苏图拉(Rusdi Mastura)则是一位勇于承认错误的人。2013年,他公开向1965年反共大屠杀受害者道歉,是印尼唯一一位公开承认错误的官方人士。他说:"这是我的义务。当年我也是肇事者。我们犯了一个严重错误。今天,我们应该让受害者重获尊严。"帕卢市大约400名当年反共大清洗运动的受害者如今享有更好的医疗保障,并且成为被社会所接纳的正式成员。

然而,这些受害者的处境常常不被社会所理解,因为很多印尼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反共大屠杀。主要原因是学校的教科书从没有谈及这个题目。曾经坐牢11年的乌塔提(Utati )女士在狱中曾经受过殴打、虐待和性侵犯。

Ehemalige politische Gefangene in Indonesien

曾经坐牢11年的政治犯乌塔提

她翻阅了12年级的历史教科书,发现教科书对1965年的大屠杀或者对像她这样的政治囚犯只字未提。她说:"人们都说,历史属于当权者,难道不是吗?虽然我们与整个事情毫无关系,却被无缘无故地牵扯进去。没有人重视我们这些受害者,这令我们感到非常遗憾,到现在已经50年了。"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L3P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