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在古巴:哈瓦那上空的天

在教宗方济各9月19日踏上古巴的土地前,对他旅程的回顾也令人印象深刻:政府将因为他的到来释放3522名囚犯。这个数字超过了2012年教皇本笃和1998年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两次访问的总和。

不过,如此规模的大赦却笼罩在逮捕不同政见者的阴影之下。在9月10日,大约100名持不同政见者在古巴圣地亚哥被捕。他们想在“科夫雷圣母”(El Cobre)的朝圣中心交给教宗一封信。三天后,约有40名人权组织“白衣女士”的成员被捕。

大规模赦免和政治压迫,两种矛盾和对立的情况,在这个共产主义的岛屿上并存。天主教会及其成员也经年累月遭到迫害。恐惧如此之深,以至许多信徒依然避免公开的讨论。

非洲之神的力量

“在1961年,政府宣布,天主教会就是头号敌人”,哈瓦那的席尔瓦(Cecilia Silva,名字已改动)说。“教会只是在天主教圣人与非洲-古巴神祗的掺杂中,才得以存活”,这位虔诚的天主教教徒说。

古巴革命后,约有30万天主教徒和3万新教徒离开了这个岛屿。到1961年底,这个国家只剩下250名神父和诗班成员。所有的教会学校和医院都被国有化。基督徒被认为是反革命分子。

但是古巴人依然让他们的孩子悄悄接受洗礼。他们向那些得到允许的圣人祷告。

1992年10月,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修改了宪法,古巴由一个无神论国家向一个世俗国家转变。从那时起,天主教徒可以成为共产党员,同样,共产党员也可以成为天主教徒。2012年,他的弟弟劳尔因为教皇本笃的到访,重新设立耶稣受难日为公众假期。

但是,这种共产主义、天主教和混合信仰之间的默默的联合,可能因着古巴的政治形势的变迁而瓦解。和美国关系的改善、靠近,可能导致天主教会遇到来自基督教会的竞争。

哈瓦那的天主教崇拜

对天主教徒形成的竞争

“静悄悄的日子已经过去,在古巴,可能出现宗教拉美化”,克里斯托弗·安德斯(Christoph Anders)预言,他是福音传教会德国分部(Evangelischen Missionswerke in Deutschland,缩写:EMW)负责人,同时兼任拉美地区负责人。就像在南美洲的其他地区一样,古巴的宗教也有可能面临福音的浪潮。

是否教宗约翰·保罗二世在1998年1月21日抵达古巴,说出那句历史性的句子时,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切?他说“唯愿古巴向世界敞开,世界向古巴敞开。”

这句话标志着,古巴的共产主义政权和罗马教廷之间“冰河时代”的结束。教宗方济各用他的方式推动了这种反对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的无声的结盟,并从根本上扩大了古巴与美国间的和解。

在这两个昔日的宿敌之间恢复外交关系后,对教宗斡旋的奖赏目前也已有了明确迹象:据梵蒂冈宣教事务新闻发言人的说法,古巴当局自1959年以来,首次批准新建教堂,地址在哈瓦那东部。

随着宗教自由的增加,许多古巴人期盼着政治的开放和言论的自由。成立于2008年的电子杂志“Convivencia”,由屡获殊荣的天主教知识分子(Dagoberto Valdés Hernández)巴尔德斯·埃尔南德斯创办,他认为,教会是变革的先驱。

“真正的宗教自由并不局限于举行宗教仪式”,他在“Convivencia”的一篇社论里说。“教会必须联合社交媒体,并且能参与到政治事务中,以实现天主教的社会观。它是我们通往法治国家路上的灯塔和盼望。”。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gzAF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