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可能终止医疗补助 “9·11”幸存者忧虑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一天深深印入了斯迈利(Gary Smiley)的脑际。那些事件就像魔鬼缠住了他,无法甩脱。2001年9月11日,在头一架飞机撞入世贸双字星座楼中的一座并使之在数小时内坍塌后,作为急救医护人员,斯迈利参与了抢救工作,没日没夜,加班加点。与同事、消防队员、警察和众多自愿者一起,他尽其可能,抢救了一个又一个人的生命。他后来回忆道,"在第二座子楼被撞后,为保护一名女性,我扑到了她的身上。我们两人都幸存了下来"。

USA Jahrestag der Anschläge vom 11. September

盖里·斯迈利(2015.9.9)

之后,他再度侥幸逃脱死亡的魔爪。他回忆道,"北楼坍塌时,我距离该楼大约只有75米,之所以能生还,是因为我扑到了一辆卡车底下"。数小时后,其他救援人员把他从废墟中救了出来。这一天,斯迈利失去了多名好友及同事。他还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抢救人员驾车驶过残肢断体,以便能抢救其他一息尚存的受害者们。

灾难之后的痛苦

在纽约出生和长大的斯迈利再也无法忘却这些画面。灾难过去数月后,他即恢复了工作,向其他人传授自己的经验。今天,他这样说:"为能继续活下去,我必须重返工作岗位"。从19岁起,他就当了急救卫生员。那是他的理想职业。但是,若干年前开始,他无法继续干这份工作了。48岁的他不得不提前退休。他说,从那时起,他的一大部分时间都在看医生。他罹患体重失衡、头疼、肾炎、免疫系统功能虚弱、糖尿病。此外,他还患上了心理失调。他表示,在肉体上和精神上,这都成了一个梦魇。

像其他数千名救援人员一样,他得定期接受专家的检查。高昂的费用迄今由政府报销。国会曾为此专门通过一项法案,设立"赔偿基金",向"911"事件的幸存者提供总额27.8亿美元的救助款。

救援人员感觉遭忽视

USA Jahrestag der Anschläge vom 11. September

“911”14年后,斯迈利等成千上万救援人员依然需要政府和社会的人道关注

赔偿基金项目2015年年底到期。对斯迈利来说,这如同一场灾难。他指出,他的医保公司不愿报销医生的账单。其他幸存者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他们当中有的罹患癌症,须支付"天文数字般的医药费"。他强调,如果没有政府的资助,"911"救助人员中会有四分之三的人提前死亡。而这些人都曾在美国遭受史上最惨重打击的那一天倾其全力,救助他人。满脸惆怅的斯迈利表示,"我不能理解,居然要讨论是否该延长资助幸存者项目"。

让这位有两个孩子的父亲多少获得一些希望的是, 他并不孤单:其他幸存者也依靠资助金。他们建立起组织,举行新闻发布会,致函国会议员。这些举动似乎有所见效。来自纽约和新泽西州的议员们目前也要求继续支付资助金。民主党女议员马洛尼(Carolyn Maloney)一语中的:"光颂扬救援人员的英雄主义行为是不够的"。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UKRZZ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