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成为恐怖分子?两名IS回归者法庭作证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期待着,一切都会好起来。欢笑、踢球、烧烤、女人、汽车。不想,却被关了起来。”—26岁的德籍突尼斯人易卜拉欣(Ebrahim H. B.)在策勒(Celle)高等州法院庭审作证时如是说。他称,在抵达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IS)集结营地、大门在他身后砰然一声关上的那一刻,他立刻明白,自己可有大麻烦了。不过,此时已然太晚。

易卜拉欣是从德国沃尔夫斯堡(Wolfsburg)出发、经由土耳其进入叙利亚的。在那里,他参加了伊斯兰国,并必须马上在以下两者间做出决择:上战场,还是从事自杀式袭击?

Deutschland Prozess gegen zwei IS-Kämpfer aus Wolfsburg

一名司法官员守候在策勒高等州法院后门入口车道旁(2015.8.10)

易卜拉欣这样陈述道:“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自己此刻是坐在这个被告席上。我很高兴,能在这里,和您们交谈。”他表示自己感觉轻松。

身着整洁的衬衣和毛衣,这位年轻人此刻就坐在庭审厅内,前面隔着一块高高的玻璃板。关在德国监狱的高墙后面,让他有安全之感。

他边上,坐着他的朋友和另一名被告阿尤布(Ayoub B)。现年27岁的阿尤布和他一样都受到指控,加入境外恐怖主义组织。易卜拉欣则还被控,报名充当自杀式袭击者。他本人也承认了,但辩解称,报名参与自杀式袭击不过是为逃跑找的幌子。

我宗教意识从来都不怎么强烈

易卜拉欣这样解释对很多人来说无法理解的行为:自己是在错误的时间处身于错误的地点。他说,从在一个清真寺首次与相关人士会面到他出境,只不过2、3个星期。他当时只想离开。

他出走的原因是婚礼未成。他说,他的宗教意识从来都不怎么强烈,直到今天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祈祷,也从来没有同萨拉菲派和恐怖分子们有任何干系。

在庭上,易卜拉欣详细叙述了婚礼的准备情况。就在万事俱备之时,家族内部发生纠纷,一名族叔感觉被蒙在鼓里,便因此设法让婚礼泡了汤。易卜拉欣表示:“每个人都知道,我想结婚。”婚礼不成,对他构成最大打击。

他说,在清真寺,他从朋友们那里得到了家人此时无法提供的那种支持。易卜拉欣叙述道,他们对待他就像兄弟一样,在他倒大霉的时候,张开双臂接纳了他。这些当时频繁在清真寺碰头的男子后来被称为“沃尔夫斯堡小组”。这是一个由来自这个北德城市的约20名穆斯林组成的集团,该集团成员在2013年和2014年先后前往叙利亚,在那里加入伊斯兰国。

Celle Auftakt Prozess gegen zwei IS-Kämpfer aus Wolfsburg Koran

阿拉伯文和德文版古兰经

亚辛的演讲

这些男子都为伊斯兰国宣教士亚辛(Yassin O.)所吸引。只要亚辛到清真寺作“演说”,他们都会前去听讲。易卜拉欣叙述说,亚辛给人的印象是,他“对所有问题都有答案”,“所有人都尊敬他”。

后来,沃尔夫斯堡集团成员一个接一个出境;易卜拉欣也决定,跟着朋友们出走。他说,亚辛对他们这么描绘未来在叙利亚的生活:他们每个人都可以有四个老婆,并得到一张证明,可以不花钱加油和采购。他说,他承认,自己当时眼花缭乱,盲目无知。

易卜拉欣现在说,他对朝向伊斯兰国所走的每一步都感到后悔。重返德国后,他已经不下一百次接受心理咨询。他说,他始终处于惊愕状态。接到联邦法院来函时,他心生恐惧,担心会把他送到关塔那摩或美国去。他说,他打电话问律师,自己是不是要被处决了?

易卜拉欣和另一名被告阿尤布若被认定有罪,有可能获刑10年。除参与恐怖主义组织外,阿尤布还被控为一次严重危害国家暴力行动从事准备活动。根据起诉书,他参与了战斗培训,并曾使用武器。上周,阿尤布对此予以否认。他称,他只是研习了古兰经,希望提供“人道帮助”。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Wfcr8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