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记取战争教训 促进和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为了庆祝对日抗战胜利70 周年,台湾政府邀请当时在战火中对民众伸出援手的国际友人后代到台湾参加相关纪念活动,德国商人约翰•拉贝(John Rabe)的孙子托马斯•拉贝(Thomas Rabe)也在受邀之列,并获得马英九总统颁赠褒扬令。托马斯•拉贝特别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

德国之声:您可以叙述您祖父当时在中国的事迹吗?

拉贝:我祖父替西门子在中国工作了近30年。刚开始的时候,他和15到22个友人共组一个国际委员会,其中包含一些美国的传教士,我祖父担任这个委员会的主席。在大约4平方公里大小的地方,他们收留了约20万的中国平民,使他们免受到日军的凌虐。

德国之声:您祖父为什么会成立保护区?是因为当时在上海发生了违反战争法规的罪行吗?

拉贝:对的,被日军俘虏的中国军人,部分被枪杀,部分被刀刺死,活埋或是淹死,超过40万人。南京当时有1百40万人口。有钱人都逃走了。只有穷人留下来。日军在1937年12月13日占领南京。然后开始杀害平民,强奸妇女或逼迫妇女成为慰安妇。我祖父和他的委员会朋友成立了这个“国际安全区”保护这些平民免于日军的摧残。

德国之声:为什么会发生烧杀掳掠的情形?这是当时日军的常态吗?

拉贝:那是在战争的特殊情况下发生的惨剧,其实从我们德军在东欧的行径就可以想像,一般军人在极大压力下会变得不可预测。

德国之声:日军从一开始就承认了这个“国际安全区”吗?

拉贝:没有。之前有一个比利时或法国的传教士在上海设立一个保护区,那个保护区获得日本人的承认。有了那个先例,我祖父花了很多时间和日本人交涉,希望南京的保护区也可以获得日本人的认可。与此同时,他发了一封电报给希特勒,寻求希特勒的支持,并希望希特勒基于德、日同盟的关系,替他去向日本人游说。我们不知道,这封电报到底有没有送达柏林,但我们猜测,日本情报单位拦截到此电报,并得知,我祖父直接向德国最高层求援。可能基于两国同盟的关系,日本后来就承认了南京的这个保护区。

德国之声:约翰拉贝曾经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或称“纳粹党”的党员。他是否因此受到批评?

拉贝:我祖父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第340多万号的党员。纳粹党共有7百万成员。1933年的时候他想要在中国盖一间学校,因为需要柏林的经济支援,所以加入纳粹党。因为纳粹的支持,后来的确有一位老师从柏林来到南京教学。根据党的文件,我祖父其实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党员。但是有一次纳粹党的南京分部长去度假,我祖父代理他的职位一周。对于一个只有20名成员的小党部,我祖父去短暂代理别人的职位,其实是很可以理解的。但是此后英国人便不停的攻击他是副领导,使他在二战后的“去纳粹化”过程中受尽批评。这其实是不正确的。

1955年他在柏林替英国人当翻译。在第一次的“去纳粹化”过程中,他没有过关,第2次的时候,有两个不是纳粹党员的平民证实,1934年在上海人们根本不清楚希特勒的政治和反种族主义的目的。这也间接说明,为什么1936年在柏林举办奥运会时,虽然当时德国已经有了两个集中营,分别在达豪和萨克森豪森,但是许多国家仍然派队参加,正因为世人都还不清楚纳粹的底细。1936年,丘吉尔还称许希特勒为欧洲带来和平。如果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希特勒的真面目,我的祖父又怎能洞悉这一切呢?

德国之声:你成立约翰拉贝交流中心的目的为何?

拉贝:我们首先在南京成立约翰拉贝交流中心。2001年,我母亲、我和一个德国代表团拜访南京。当地正预备盖一个大楼,这个建设会危及我祖父位于南京大学校区内的故居。当时我们希望可以保留这个房子,后来也的确保存了下来。与此同时,我们买下了我们在海德堡邻居的房子,在那里我们设立了国际和平中心、国际人士招待所、博物馆,在花园里有一个中国学生捐赠的半身青铜塑像,许多人到这里来缅怀约翰•拉贝,到这里来照相。比如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的纪念日,许多中国学生来此点蜡烛,这是一个交流的场所。

我们希望促进国际和平。有人问:我们究竟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我们会说:我们希望南京这个历经南京大屠杀苦难的中国城市可以和受到原子弹侵袭的日本城市广岛结为伙伴城市。我们和广岛已经联络上了,两个月前南京市长到海德堡,赠送我南京荣誉市民证书。那时我向他作了这样的建议。我希望在经过历史的沉淀后,可以促成两个城市结为伙伴城市,加强中、日两个国家的友好关系。

德国之声:很多日本人并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中国政府却说当时约有30万人受害,您如何解释这中间的差异?

拉贝:这很其实很容易解释:南京当时有140万人口,其中大约有一半的人口逃离了南京;在保护区里大约有20万到25万人;光从后来找到的骨骸或从处决场的情形我们可以判断,大概有30万到40万的军民被杀害。有人说在约翰•拉贝的日记中只提到大约3万到4万的死亡人数,其实我祖父作为一介平民开车所能到达的地方可能只是城市的百分之二或三,特别是南京城外发生的事,或是扬子江畔处决场的情形,我祖父无法得知,因为他根本出不了城门。

德国之声:您如何看待这段历史?

拉贝:我们在六年前就组织了一个由中国、日本学者专家组成的历史研究委员会,根据拉贝日记来研究这段历史。其实最重要的不在于找出是真正的死亡数目,而是,当时在南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想要承担历史的责任,首先就要接受过去、向受害人道歉、尽可能作出赔偿、然后大家和平、友善的共存。

做为一个德国人,每当我们想到第三帝国,我们就应该感到谦卑。还好我们在战后作到跟以色列和解,对波兰人、俄国人、法国人道歉,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和我们的邻国和平相处,为我们子孙的未来打下友好的基础。承认过去发生的事,是最重要的。当然也必须鼓起勇气去道歉。

德国之声:您见了马英九总统?

拉贝:马英九总统邀请我们来,我们昨天去了总统府,马总统颁给我褒扬令,感谢我祖父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人道主义行为。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今天是日本天皇发表无条件投降的日子。为了纪念这个日子,台湾举办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并邀请对这段历史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来共同缅怀这个日子。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Pecs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