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经济难民成难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前波莫瑞/格赖夫斯瓦尔德地区(Vorpommern-Greifswald)的一个难民营。工程师巴鲁申斯基(Vitaliy Balushinskiy)坐在那里。这是一个水泥预制板结构平房,收容了140名政治庇护申请者。28岁的巴鲁申斯基是他们中间的一个。他坐在桌旁,述说了他为什么到德国来,以及他对可能的新生活有怎样的设想。

当一年半前,乌东地区开始出现乱局时,巴鲁申斯基还在顿涅茨克的包装业工作。因为战火爆发,他失去了在顿巴斯的工作,回到西乌克兰。按照规定,他必须报名参军。他说自己并不想杀人,这也正是他申请避难的理由。

Mecklenburg-Vorpommern Ukrainische Flüchtlingsfamilie

巴鲁申斯基一家

机会渺茫

不过,按照德国政府今年6月中旬对左翼党议员一项质询的所做的回答,德国法律中没有相关规定,可以给予乌克兰拒服兵役者避难权。

据联邦移民和难民身份认证局(BaMF)提供的数字,2015年上半年,2621名乌克兰人提出政治庇护申请,获得难民身份、得到保护的只占5.4%。

然而,巴鲁申斯基仍旧可以希望,在德国待较长时间,而不会被遣送回国。原因是,根据德国法律,每一份申请都必须单个评估。另外,根据联邦移民和难民身份认证局一名发言人的说法,乌克兰人的政治避难申请“不优先办理”。

叙利亚、伊拉克和厄立特里亚人的避难申请则会得到优先审理,其中很多人获得难民保护。来自欧洲巴尔干国家的避难申请近期以来也加速审理,因为,它们一般都没有希望。乌克兰人的申请便往后靠了。

驱逐还是收容?

巴鲁申斯基想要什么?工作、和家人一起生活在安全环境中。他说,他喜欢德国,喜欢德国人。他说,德国人正派,乐于助人,比如,把衣服捐给难民营。

Mecklenburg-Vorpommern Seenlandschaft, Mönkebude

位于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的蒙科布德港湾

他来德国才8个月,已经会说一些德语了。刚来时,他一个德语词都不会。他乐于学习,愿为将来在这里就业做准备。

巴鲁申斯基一家所在的那个难民营负责人就此表示,她很遗憾,不能干预难民认证工作,但她同难民们有很多接触,相当了解,谁适合德国社会。在她看来,巴鲁申斯基一家就适合。

失业人数众多

在德国,居留超过3个月后,申请避难者才可以在工作。这时,如果申请人得到工作机会,劳工局需首先审查,是否有其他人对该工作机会有优先获得权,例如,德国失业者、欧盟移民,或者已拥有居留权和工作许可的外国人。庇护权申请人排在后面。

因此,在前波莫瑞—格赖夫斯瓦尔德地区,巴鲁申斯基这样的庇护申请人得到就业机会的前景就不看好。该地区,有就业优先权的失业者很多。联邦劳动局的统计数字显示,2015年7月,该地区失业率为11.6%,而当月德国的总体失业率仅为6.3%。

抱怨

格赖夫斯瓦尔德市融入事务专员霍夫曼(Nadine Hoffmann)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截止2015年7月20日,前波莫瑞—格赖夫斯瓦尔德地区共有庇护申请人415名,另有85名被批准有权申请庇护。他们可以像任何德国公民一样,在职业中心登记、申请就业、领取失业金。每个月,又有新的难民到来。

Bildergalerie Wie wohnen Flüchtlinge in Deutschland Sigmar Gabriel

社民党主席、联邦副总理加布里尔看望移民儿童(2015.7.31)

在德国,难民首先由各个地方政府接管并出资安顿。一旦提及“庇护申请人”,前波莫瑞—格莱夫斯瓦尔德的一些公民便发出某种怨声。

一名30岁左右的妇女便抱怨道,“我们每天都得去干活”,“而这些人却无偿得到一套配有新家具的住宅”。她住在图托夫(Tutow)小镇上的一个有多户人家的高层住宅里。和其他人一样,她也无意透露自己的名字。

正同两名伙计在市场空地上抽烟的一名从事电器贸易的男子强调,“这是一个棘手议题”。他说,他觉得,应该同情并支持那些来自战争地区的逃难者,但也该看到,本地也有很多人失业,也靠国家提供的社会救济金生活。他问道:“所有这些都由谁来支付?最后,还不是我们?!”

太阳西坠时分。蒙科布德(Mönkebude)游艇港湾内,停靠在一座栈桥边的一艘帆船上,坐着4个人。他们的年龄都接近60。他们对难民问题有什么看法?他们本不愿对此表态。不过,最后,这个帆船爱好者小组的领队到底还是从喉咙里喷出以下字眼:“有的人干50年活,只拿到一点点退休金;另一些人就那么来了,得到赠房一套,然后,还有现金。噢,我现在该给他们道晚安啦。”




from Deutsche Welle: DW-WORLD.DE - Current Affairs http://ift.tt/1KWZVn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