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 | 老毕饭局: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只想你

昨天老毕饭局很火,好多关心人类底线的人纷纷发言,也有人邀请我发言,可作为一名优秀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我不像他们那样闲得鸭蛋疼,我很忙,有什么事能比陪老婆打麻将还赢她钱更重要的呢?


看了下老毕饭局的视频以及各路骗稿费大师的发言,我感觉老毕饭局这事他们都没有抓住重点,没有触及到具有深层意义的话题,我们真正该关心的不是“视频谁拍的”、“饭局隐私权”、“老毕该不该道歉”、“告密者可不可耻”等这些生硬陈旧无聊浅薄的问题,我们真正该关心的是,饭局里坐在老毕身边的那个美女的微信号是多少?虽然视频模糊不清,虽然镜头摇摆不定,虽然焦点不在她身上,但我相信自己这双穿透过无数次马赛克的慧眼,她的美躲避不及,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那不寻常的美,难赦免的罪!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只想你。此处删去若干。


在新浪关于央视处理毕福剑的调查中显示,支持毕福剑的人有百分之五十六,支持央视的人有百分之二十八,无所谓的人有百分之十六,前者基本是闲得蛋疼,中间基本就是混蛋了,只有后者才是人类希望,地球之光。就像@kunlunfeng说的那样,毕福剑是体制与民间各色双料人格集大成者。他们一面公开替体制站台借体制获利,一面在私下里做一副厌恶独裁痛恨迫害的嘴脸博取人心。我想这里的“毕福剑”就是个符号或者概念,而不是指他这个个体,或许在他朋友和家人眼中他是个“好人”,但因体制获利,又受到体制伤害,这既是科学道理,又是因果关系,谁也逃不掉。此处删去若干。


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肖玉说:“毕福剑应负起责任,莫道委屈,外人也不应迁怒于所谓的“告密者”。举头三尺有神明,人的良知有底线。既便是私人聚会,既便是个人空间,也不是什么人、什么事都可以拿来调侃,任意戏谑的。毕福剑,你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新浪微博认证为东博书院秘书长的@张清同志将毕福剑定义为“吃饭砸锅分子”,称“所有热爱毛主席、热爱解放军的人民群众强烈要求央视将毕福剑开除!给全国人民一个说法!”这位特约评论员居然公开号召大家不要迁怒于告密者,这本身就是一种没有良知和底线的做法,照这样下去,举头三尺有的肯定不是神明,而是摄像头了。我也不知道这两个二货哪来的幻觉,都开始代表全国人民了,代表亚洲的芮成钢进去了,你们不知道吗?


前段时间人民日报有篇文章说到:“不告密、不揭发,与其说是一种可贵品质,不如说是一条道德底线。告密成风的社会,是人人自危的社会,告密使人与人之间失去基本信任,甚至相互侵害,冲击人们的价值判断,毁掉社会的道德基础。”,此处删去若干。


中央电视台也挺逗的,发声明说“因著名主持人毕福剑的视频风波,严重影响了中央电视台的公众形象……”,影响一个没有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另外央视也可以做个调查,估计毕福剑的视频是给你们提升形象了吧?还有一封号称是十七位老党员的公开信更是逗:“责令毕福剑对侮辱领袖的行为进行公开道歉,意识形态领域关系着我们这个民族的前途和命运,关系着我们子孙后代的世界观和道德走向…和周康上过床的女人依然坐在新闻联播前,令人作呕。”,这些人年纪也不小了,是哪来的体力一边说话一边打自己的脸,最后那四个字“令人作呕”更是正义感爆棚,活脱脱一个老年卫道士:”长这么大的胸,一定不是正经女人”,此处删去若干。


在斯大林时期,苏联有种“公共公寓”,好几户人家共用一套公寓。公共公寓的功能一开始是解决住房危机,打击私人生活,后来变成了一项监控措施,让国家的监控进入家庭的私人空间,政府故意让党的积极分子和忠诚的工人,搬进资产阶级家庭,监视他们的日常言行。一位曾经被监视过的人这样回忆道:“这种感觉不同于我所经历的镇压、逮捕、监禁、流放,但在某一方面,却更为糟糕。流放中的人仍能保留自我的意识,我在共用公寓里所感受到的,却是内心自由和个性的全然窒息。我每次走进厨房,受到聚在那里的一小群人的审视,就会感到这种窒息,就要启动自我控制。成为真正的自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老毕饭局上的告密者、号召不要迁怒告密者的人、代表全国人民的那些人,它们共同组成了这所让人窒息和压抑的公共公寓。此处删去若干。


老毕的饭局恐怕以后都不会那么自由自在了,我不关心老毕的命运,也不需要老毕的道歉,也不觉得他有啥值得赞赏的,我只关心饭局上的姐姐。


还记得东北大哥钟爱的大金链子吗?我朋友店里有卖,点击“原文链接”。我没收他的金链子,只是觉得这个人是可以一起参加饭局畅所欲言的。


阅读原文




© 偏听则明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5. | Permalink |

Post tags: , , , , , , ,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http://ift.tt/1CrCnQ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