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申奇:后专制时代



习大帝登基之后,不少期盼明君与青天的臣民欢欣鼓舞,仿佛中国的清明世界即将来临。然而他们必将以大失所望而告终。



中国自秦始皇结束封建进入君主专制以来,几千年的历史就是皇朝循环的历史,旧瓶装新药,月亮底下无新事,难怪黑格尔说中国没有历史。打天下的第一代朝气蓬勃、民心顺从,自谓明君顺民时期。然后一代不如一代,君王平庸、官场腐败、民心隔膜,走向庸君刁民时期。政权末年,也就是后专制时代,君王昏庸或任性,任凭严刑峻法官场腐败不可收拾,两极分化极端发展,社会糜烂,人心思变,是谓昏君暴民时期,天灾人祸,外患内忧,精英和暴民造反结合,改朝换代就水到渠成。这就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律。这过程中有出现一段中兴然后进入后专制时代的,也有因各种内外原因直接进入后专制时代的。



辛亥革命终结皇权专制之后,党权替代了皇权,但专制还是专制,循环规律还是以新的面目继续上演。毛时代创造了的万民归心的党权专制的鼎盛时期,但末期却几乎面临崩溃,官员们虽然还没有经济和生活腐败的土壤,但政治上已全面腐败,失去信仰和公德。邓、江、胡的三十年完成了党权专制的中兴,但经济和统治合法性的中兴也造就了官场腐败和社会腐烂的独特条件。政治上早已腐败的官僚体系创造了前无古人的腐败奇迹。毛时代后期办事靠人脉和送礼已是潜规则,到今天事无大小,人情和贿赂开路,已经成了新常态,成了明规则。



习大帝登基后立志成为明君,高举中国梦和反腐的大旗,上演一连串主子严惩贪赃枉法的家奴的大戏,同时也上演王子、阿哥殊死搏斗的篇章。其实都是历朝皇帝演出过的老戏,毫无新意。他的中国梦含混不清,无法激起官员和民众的信心和热情,也无法洗涤糜烂的人心和风气。他的严刑峻法也无法收拾腐败的官场。当年黄炎培先生直问即将统治中国的毛泽东:中共能不能跳出历史上的周期律。毛泽东的回答是,已经找到一条新路,可以走出这历史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让人民监督政府,防止政府的松懈,让人人各负其责,避免产生“人亡政息”的情况。但毛泽东自食其言,中国又掉进循环的周期。那么习大帝是想成为这个周期的末代党权皇帝呢?还是回到毛泽东的思路,跳出循环周期成为新时代的伟人呢?


文章来源:RFA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CQ9b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