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步亮:構陷區伯之後的更多秘密







廣州區伯長沙「嫖娼」事件,發展至今天,已有近20天;本專欄談此事的文章,也已寫了3篇。本來,不應該再談這件事了,但是由於官方至今不做任何公開回應,而私底下阻撓公眾關注此事的動作卻緊鑼密鼓,有些手段還非常規、無人性、嚴重違法,令人憤怒,我不得不繼續予以揭露。



從目前所了解到的跡像看,有關部門為了解決區伯「嫖娼」事件引發的巨大後續效應,幾乎不惜一切代價。區伯從長沙拘留所出來後,被廣州警方用車接回,之後又被帶到從化去「旅遊」,這些公眾都已知道。公眾所不知道的,還有很多與派國保在長沙構陷區伯幾乎同樣的秘密行動。



比如,目前為止,在區伯身邊──無論是生活中還是網絡上,仍潛伏著不少黨國忠誠的「余則成」。陷害區伯的主要執行者「陳老闆」陳佳羅的照片首次被曝光在網絡上時,多位記者讓區伯確認照片上的人是否就是請他吃飯唱歌的「陳老闆」,結果,最初得到的回覆都是「不是」。因為與記者聯繫的,是區伯的所謂「助理」,是「助理」忙中出錯、轉述出錯,還是有意弄錯,現在已無法判斷,但多位不同的記者請這位「助理」向區伯核實都得到這種答覆,還是令人生疑。直至有記者當面向區伯本人核實時,得到區伯肯定的答覆「百分之百就是他」,確認了陳佳羅即陳檢羅及其國保身份,才使得事件取得關鍵性的突破。



再比如,為了堵住區伯的口,廣州有關部門不但把區伯弄去「旅遊」,還把他身邊的人、與區伯來往密切的人,甚至根本不認識區伯,但是關心區伯事件的網友,都弄進「局子」去談話,進行恐嚇,違法法律規定對這些關心此事的人實施監聽、監控,採取技術偵查手段進行跟蹤、追查,僅目前我所知的,就有劉四仿、@V正義精神V、@警界寒戰、@義陽郡王李抱真等人。其中前二者是區伯的朋友,均在4月10日被以涉嫌網絡造謠的名義抓進派出所,並搶走電腦,進行了恐嚇;而後二者是廣州以外的網友,與區伯不認識,他們僅僅因為在網絡上原發或轉發了一些分析區伯事件背後真相的微博,竟也遭到所在地公安國保的調查,據稱公安部門動用了針對「敵對勢力」的技術偵查手段,對這幾位網友的手機進行了監聽,監控了他們所使用的網絡IP地址,查找定位了他們所在的位置,並像對付犯罪嫌疑人一樣對這幾位普通網友的個人身份和家庭背景都進行了逐一清查。「他們已是完全透明人,任何隱私都在我黨掌控中」。



區伯事件是明顯的公權力違法,公權力卻還動用國家機器,耗費納稅人的公帑,來監控、恐嚇追尋真相的普通公民,於法何據?他們威脅了誰的利益,需要動用如此龐大的資源來對付這些生鬥小民?地方公安部門的上級機關知道嗎?中共紀檢、監察機關允許嗎?這是依法治國嗎?還有天理國法嗎?僅僅因為他們說出了真相,或者指明了追索真相的方向,公安部門就動用如此之多的警力和警用資源,使用如此強大的技術手段去追查守法的公民,進行如此惡毒的報復,中紀委、公安部紀委是否應該好好地查一查,這是公安部門的職務行為,還是某些官員的個人行為,區伯事件中是否確實存在著巨大的腐敗?區伯事件是否確實觸動了某些利益集團的非法利益?有關部門如此明顯違法違規的行為,為何一再得到縱容而得不到及時的制止,是否收到了上層的指令?究竟什麼人指令可以如此違法幹這種齷齪事?



4月15日,區伯事件突然發生逆轉。原本信誓旦旦要告長沙警方的區伯,突然宣告暫緩起訴長沙警方,聲稱他只追究構陷者陳「老闆」的法律責任,而「不針對政府,不針對公安」。這種劇烈的變化讓人生疑。儘管區伯在微博上宣稱是其「個人的決定」,「沒有任何政府部門對區伯和家人施壓」,但也有小道消息傳出稱,一是有關部門找到了區伯的兒子進行施壓,二是有關部門將以某種形式每月給予區伯數千元,保障其生活來源,以作交換。若傳言為真,只有慨嘆有關部門力量真是強大,為了息事寧人,為了擦乾淨屁股,他們不惜慷國家之慨,真是卑鄙無恥至極。



一個謊言,需要一百個謊言來掩蓋。一件齷齪事,也需要無數的齷齪事來掩蓋。這就是區伯事件目前的真實寫照。但是,只要他們不公布真相,民眾就不會停止對真相的追尋,他們也就不得不花更多的精力和時間去掩蓋真相。而所有這些掩蓋真相所留下的秘密,終有一天被戳穿。


文章来源:东网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CPRrY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