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虚假认受性



特区政府、北京政府、建制派甚至一些民主派人士现不断宣传要港人「袋住先」。反对「袋住先」最重要的理由是经筛选候选人后再一人一票选出来的特首,会享有虚假认受性,但不少人不明白什么是虚假认受性;要解释虚假认受性,就要先明白什么是认受性。





认受性是指人民因认为政府的管治是正当的,而自愿接受政府的管治。很多时候,复杂的社会问题因触及的面既阔且深,往往是需要较长时间,解决方案才能见到成效。若政府能享有高认受性,那么即使开始时面对很大反对声音,在施行具争议性的政策,仍可利用其认受性去平衡反对声音,那政府就较能坚持施政方略,有较大机会让政策能最终见到成效,而不会半途而废,甚或根本开展不到。




在不同的社会及在不同的时代,人们可以基于不同原因认为管治者的统治地位是有正当性。如在帝皇的时代,皇帝是按血统继承皇位而享有正当性。在现今中国大陆,则是依靠政府能实质改善人民生活,以管治实效来让中共享有正当性。




但在香港,与不少现代社会一样,港人会认为特首必须透过平等及公平的选举产生,那才算是获得港人授权享有管治权力,特首及特区政府才能享有正当性。正因过去几任特首不是由这种选举产生,故几任特首及特区政府都不享有高的认受性。这也令特区政府欠缺认受性去解决香港不少的深层次矛盾。当面对社会有较大反对时,政府就只能退却。这些问题长期没有处理,令矛盾更是日益加深,令解决变得更加困难。


在香港的处境,虚假认受性就是指经筛选候选人后一人一票选举产生的特首,虽根本不是由平等及公平选举产生,但却可能令人觉得经此选举产生的特首,好像是获得了港人授予管治权力,而享有了正当性。特首享有虚假认受性最大的问题,是他可以声称自己是由普选产生,强推一些违背港人利益的政策,以虚假认受性去压制反对的声音,而最终令港人利益受损。因此,这种「袋住先」的选举方案,不但是虚假,更是带有欺骗性的。




欺骗性可见于两方面。首先,选民投票时可以在两至三个候选人中选一个,看来好像是有选择,但因这些候选人都是经提委会的提名程序筛选过,背景会是极相近,故选民其实没有真正的选择。此外,经此产生的特首可以声称自己是港人经一人一票选举产生,故是普选产生的特首,但实际上他只是港人在没有真正选择下,要在相同背景的候选人中选一个而得出来的结果。




有意见认为港人在投票时及投票后会自己懂得分辨,若他们接受这种选举方法及由此产生的特首是有认受性,那不能说认受性是虚假。但这正是「袋住先」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欺骗能力是相当高。除非是对政制及选举有较多认识的人,一般人是不容易分辨它的真伪的。推销者更会说普选没有真伪,有一人一票就是普选了。那已经能蒙骗不少人了。




举一个例子,伪造技术极高的假钞,无论怎样像真,也还是假钞。正因其像真度高,我们更不能把分辨真伪的责任完全要由每一个人自行去承担,而不采特别的防范措施。它的危险正正是在于那高的伪造技术,能欺骗到很多人,包括一些有经验的人。愈是像真度高的假钞,危险就愈大,更加须要小心防范。




同样道理,「袋住先」是伪造普选技术极高的选举办法,因有一人一票部分,令不少人忽略了提名候选人的部分,而很容易被骗认为他们是在有选择下去投票,及经此选出的特首是具有正当性的。这也是为何若政府称「袋住先」方案就是普选,那就明显是一场世纪大骗案,可能连一些专家也会被骗。




但若政府能明言这不是普选,而只是过渡至真正普选的中途方案,那就起码令经此产生的特首,不能声称自己是由普选产生,也不会给人印象他是由普选产生。那就不会产生虚假认受性。我们虽未能在2017年就普选特首,但至少那特首在任内就不能以虚假认受性去招摇撞骗,令港人利益受损而不自知。



文章来源:香港《信报》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EbZD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