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紧盯“区伯嫖娼案”
























区伯嫖娼案对公安形象和信誉带来极大冲击。








我在上篇专栏“‘区伯嫖娼案’才开始”一文中,强烈质疑了“陈佳罗”的身份,是他招待区伯一行吃饭唱歌并“代出嫖资”,长沙警方据此认定区伯嫖娼。这个涉嫌介绍卖淫罪的陈老板自区伯被拘后,从此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杳无踪迹了。











令人奇怪的是,尽管区伯数次要求,长沙警方就是不去追查“陈佳罗”的去向,亦不回答亿万网友的疑问。不出数日,这一蹊跷初步得到解答:原来“陈佳罗”很可能是长沙国保人员,本名陈检罗。











从目前网上批露的信息以及长沙警方不同寻常的“缄默”来看,这一推测恐怕多半是真的。如果子虚乌有,那么长沙警方绝不会坐视其新浪微博@长沙警事 遭受潮水般的“挤兑”和“嘲讽”,而很可能发出强硬告示,并通缉“散布谣言者”。







现在已有不少人向长沙警方喊话,建议他们立即出面回应,不能当鸵鸟,越拖越被动。当然,事态的发展不是网友所能决定的,如果长沙警方硬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上级机关又装聋作哑,那么这件事的真相还是不能彻底曝露。







然而,长沙警方以及全国公安系统,势必要爲此事付出沉重的代价。有律师说,区伯嫖娼案是建国以来对公安形象和信誉冲击最大的一次。虽然有些偏激,但从效果看基本如此。







近年揭露出来的诸多冤假错案,例如畲祥林案、浙江张氏叔侄案、呼格吉勒图案以及正在重审中的聂树斌案,均是公安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坏作用。通过诱人口供和刑讯逼供,公安在过去数十年中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不少生命因此受冤流失,例如呼格吉勒图和聂树斌。再怎么样的平反,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无意义了。







但这些案子毕竟是事后披露出来的,有些更是陈年旧案。不像区伯一案,因爲微博直播的缘故,活生生地发生在网友眼前。案件中的各个环节以及任何疑点,都要接受网友的严格检验。就是在亿万网友的见证下,一位以“监督公车私用”而闻名的老人家被长沙警方以“嫖娼”罪名抓起来,而警方涉嫌“钓鱼”,并且警方人士亲自参与其中。着名律师陈有西直接说,参与其中的警方人士触犯了“介绍卖淫罪”。







此前一定也发生过多起公权力构陷公民的案子,一定有不少比区伯案更恶劣。但只有区伯一案是在亿万网友的眼皮底下发生,警方的龌龊手法被当众发现并捉住,这自然就引发了史无前例的抗议浪潮。







强烈抗议背后是对“免于恐惧的自由”的强烈向往。在中国,尽管宪法上规定了公民的各项权利与自由,但实际中公民生活在各种恐惧之中。公权力动不动就对异议者进行各种限制和威胁,封口与抓人是其中的两大手段。







拿区伯爲例,他这些年来“监督公车私用”一定得罪了不少官员,想要打击报复他的人一定不少。于是某些人就导演了这么一出“嫖娼案”来整他。在美色诱惑面前区伯没有把握住自己,他的过失毋庸掩盖,但公权力构陷他的做法更令人痛恨,更要公之于众。







监督、批评政府和官员,就要遭遇打击报复,这样的恐惧会令很多人选择噤声。过去许多年里的“公权任性民权卑微”,即源于此。好在互联网和自媒体时代,鼓舞了很多人的发言欲。此次区伯事件令人欣喜地看到了此点。区伯自己也表示不会因此放弃监督公车的,且会越战越勇。





来源:东网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Dmst7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