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由環保法實施難題看中國法治困境



日前,中國大陸官方媒體發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的文章——《新環保法遇實施難題:地方不立案不執法較普遍》,闡述了新《環保法》實施所面臨的困境:公益訴訟的案例並沒有像人們想像的那樣大量湧現;對訴訟案件,地方法院不立案、地方政府不執法現像較為普遍;新環保法權威性不夠;地方黨委、政府干預法院受理環境公益訴訟,社會組織和個人並沒有救濟途徑。並指出導致這種困境的原因:新修訂的《環保法》仍然沒有明確宣告和承認公民的環境權,這將不可避免地使公民環境權無法得到保障,使公民參與權無法充分實現;部分較為嚴格的處罰權並未完全下放;新《環保法》沒有明確、具體的措施來保障環保部門執法;地方環保人事任命仍然處於地方黨政機關的掌控之下,環保部門很可能迫於黨委和政府的壓力而不敢嚴格執法。



應該承認,該有關《環保法》實施難題的文章,較客觀地談及了中國《環保法》實施中面臨的問題,然而,稍有常識者都會看到,在當今中國,這不僅是《環保法》面臨的問題,事實是整個中國法治的共同困境,可以說,中國時下一切法律的實施無不面臨《環保法》的實施難題。



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作出「全面落實依法治國決定」後,中國至今在法治上沒有出現什麼改善跡像,其中原因之一是廣為世人公認的「沒有司法獨立」。雖然,中國當局在強調努力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的時候,也提及不允許權力干預司法,但完全意義上的司法獨立卻被嚴格圈定於黨的領導之下,也就是說,中國在提倡依法治國時,是拒斥普世意義上的司法獨立的,而是追求探討一種在中共領導下的特色性的「司法獨立」。由於這種有前提條件的司法獨立,就決定了中國當下的司法改革不可能走得太遠。那種指望司法獨立來保障公民權利,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理想注定難以實現。



在帶著黨領導下的「司法獨立」中,如何能夠盡可能保障公民權利與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呢?從人類發展的歷史來看,支撐社會法治成行的兩大支柱是司法獨立與公民社會。現代文明社會中公民社會的成熟是防範公權力泛濫的屏障,公民對公權力的監督當然包括對司法的監督,是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的一道保障。



在一個被戴上「黨的領導」前綴的司法下,要盡可能保證司法公正就只能仰仗公民社會的監督。如果公民社會有足夠的強大,那麼監督司法的力量就相應強大,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力量就相對有力,社會的法治秩序就會相應得到建立。而如果作為法治支柱的公民社會極其弱小,那麼支撐法治的支柱就完全殘缺,社會法治秩序就只能是海市蜃樓與鏡花水月。



近幾年來,中國官方文件與決議中雖然也承認並且表示支持公民社會的發展,但是,在現實中仍堅持階級鬥爭學說與敵對意識的官方並沒有給公民社會成長提供空間,相反不僅出現從網絡上封禁各種論壇、族群,而且在現實中禁止同城聚餐,禁止沙龍、講座,打壓律協、環保公益團體、民間NGO,形成了事實對公民社會成長的壓制、封禁,以致使最近幾年中國公民社會整體出現倒退、萎縮狀況。



在打壓環保公益人士方面,前幾年全國多地發生維護環保權益的事件時,當局對那些參與者,尤其被認為在事件中的發起者,無不以尋釁滋事或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等罪名給予抓捕、判刑。這種案例從江蘇太湖到四川彭州,從福建廈門到遼寧大連,從廣東沿海到甘肅內地,都顯示了地方政府對環保人士的仇視及其所採取的高度一致的鎮壓態度。在這樣一種嚴酷的打壓環境下,民間公民社會中的環保組織無法得到起碼的成長空間。在那些背負社會責任,有心起來承擔社會環保義務的良心人士紛紛被關入大牢的情況下,今天《環保法》出來,社會怎麼還能指望有多少公益人士起來維護監督法律實施而踴躍提起公益訴訟呢?



與近年來中國打壓環保人士相應的,中國也在全面打壓那些捍衛人權維護憲法的人士。近年來,不時傳出一些地方將律師從法庭銬走,或者不許律師會見當事人的事件,說明律師執業權在中國被任意阻擾、剝奪的狀況。不僅如此,甚至還出現律師執業中肋骨被執法人員打斷,人身被非法拘禁等等公然傷害律師身體與自由的事件。作為以維護法制為職業的律師尚且遭到如此對待,一個社會的法治情況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我們看到前年以來中國一批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與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公民被拘押判刑,看到一批紀念胡耀邦、趙紫陽的公民被關押至今,看到一批NGO機構被取締及其負責人被拘禁。在這種以公民活動為敵,對公民運動采取嚴酷鎮壓的現實中,公民意識成為一種危險,公民社會成為一種打壓的把子,那些踐行憲法權利,依法監督公權,監督司法的社會力量倍受壓制與打擊,事實就將一個社會的法治根基摧毀,法治當然就成為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在這種從環保到一切社會公益領域的公民活動均遭遇嚴封緊鎖情況下,中國法制的落實完全失去了社會起碼的監督力量,於是枉法貪贓泛濫,選擇性執法成風,冤案假案堆積,公平正義無存,整個社會在背離法治上狂奔。在這種狀況下,《環保法》實施當然不能指望取得什麼理想功效,中國法治建設也只能停留於宣傳與口號。



今天,要想突破中國的法治困境,真正落實依法治國,如果黨對司法的領導頭冠暫時無法卸下,那麼公民社會必須得到成長空間,即放開包括環保在類的各種公益組織活動,准許民間自發結成各種行業與興趣研究機構,使NGO得到切實的無障礙發展,這樣才能為法治的落實提供民間的土壤。如果中國繼續沿襲過往打壓公民社會的邪路,而指望中國法治建設成功,那就是緣木求魚,就是南轅北轍。


文章来源:东网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Ixtz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