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桓:真相到此為止



廣州公車監督專業戶區少坤在長沙被國保警察陷害一事已經坐實。網民搜索出的信息足以證明,化妝成陳老板的人就是長沙國保支隊的小隊長。網民通過公安內部檢索信息、公司法人代表、手機號碼等交叉驗證法,將這個假設做成了一個板上釘釘的事實。



內地社交媒體上都在傳播民眾人肉搜索國保警察的結果,要求長沙警方或廣州警方回應這個結果。當然,湘穗兩地警方保持著難堪的沉默,想必是被抓住了痛腳。它性質包括但不限於:警察機關設計構陷公民嫖娼,動用特情手段,已經涉嫌刑事犯罪。



這就構成了一個天大的諷刺:警察專權,用破壞法治的方式追求法治,只能是南轅北轍。自然,誰都明白這個推理是成立的,但這一次警方用拙劣的手法將恣意濫權與無法無天的嘴臉暴露在民眾面前——難怪乎《法制日報》會發文,大喊:「真相到此為止」。



等到政法委機關報《法制日報》出頭為湘粵警察洗地,這個就純屬「一蠢再蠢」了。但是從機關報的口徑中,也能看到,「真相到此為止」的說法中,不只是包含著「真想到此為止」的投降式勸喻,實際上語帶威脅。如果「不到此為止」能怎樣?



從輿情處置的等級看,網民自發展開對國保警察的人肉搜索,關鍵是搜索成功了,精準地將國保的真實身份揭露出來,這無疑是與一級敏感的輿情,響應的級別也會很高,估計很快就有全網刪除的指令。即使這樣,輿論的強制將再一次坐實「警察國家」的判斷。



很多人在向政府要求這個事的真相時,理據是「會損害政府公信力」。這樣的理由儘管看起來很牽強、很安全,但也是罔顧事實的說辭,滿含著怯懦。一來政府不在乎公信力的有無,只要能掌握局勢,上任何手段都無禁忌;二來政府造就信譽掃地,失無可失。



對民眾而言,這一次完勝國保警察,意義也還是巨大。上一次全體網民展開的對真相的追查,還是在2007年的周老虎事件中。通過網民合力,硬是將政府造假發現華南虎的所有證據推翻,完全是靠網絡力量。全民搜索時隔八年再現,同樣瞄準的是「真相」。



可是這一次,儘管長沙國保已經被人肉搜索個底朝天,但只怕真相本身並不會得到政府方面的確認。在這裏,「真相」對政府是危險的東西,全面狂歡,慶祝成功人肉搜索到國保,則讓政府感到更重的威脅。所以,這裏面與有沒有「公信力」沒有絲毫關係,只是統治利益。



而在這個意義上,「真相」如果不能推動現實博弈的進展,即使它再怎麼損害強力的信譽,也只是沒有牙齒的老虎。當你追求「真相」時,已經走上了「犯罪」道路,所以許多轉載人肉搜索結果的網民都注明:非本人作為,純轉載。這個時候,「真相」是無用的。



但隱約之間,我們看見在大陸之上儼然豎起了一塊墓碑,上面赫然鐫刻著一行碑文:真相到此為止。這是繼法國人博馬舍貢獻的「若批評不自由,則讚贊美無意義」之後,中國人自行發明的一句稱得上是格言的句子。這句碑文的精妙之處,實在值得考究與深思。


文章来源:东网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IIjL3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