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话不连篇|网络举报大会的表彰名单里咋没有朝阳区群众?

朝阳群众

(图片来源:微信公号 咋整/ID:howtozheng)


话说在上世纪40年代的中国,流传着这样一则反动民谚,叫做“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80年代新一辈”,鄙人遗憾地无缘去领教“国民党的税”究竟是个怎样的多法,但对于共产党会议的数量之多、名目之奇,却印象深刻、至死难忘、感触颇多、无言以对。这不,昨天瓷国又开大会了——


根据官媒的相关报道,4月14日上午,中央网信办在京召开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会议。会议总结了2014年网络举报工作情况,部署了2015年工作,对在2014年网络举报工作表现优异的24家先进集体和30为先进个人进行了表彰。中央网信办副主任彭波出席会议并讲话,全国各地网信办举报工作机构负责人、全国百家网站举报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


说老实话,作为一名前媒体人,我也是见过大“会”面的,各种可有可无、脑洞大开、“中国特色”的官方会议报道了许多,也听说过不少,但像这个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会议倒还是第一次听闻。其会议名称之赤裸、会议内容之暴力,不仅令在下花容失色、金莲哆嗦,同时也在朋友圈里炸开了锅。有的在扒拉获奖机构和先进个人中有无自己的东家或旧识;有的忙着怒斥这些机构和个人“越是被表扬的罪恶越大”;还有的则在比划,相较官方机构“××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在命名上的直白,新华网法务部与天涯社区执法部哪个名字取得更隐晦,更不容易被愤怒的网友盯上?


和他们所有人都不同,我之所以对此次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会议非常不满,或者用外交辞令讲感到遗憾,原因是我在仔细跪读了全部表彰名单后惊讶地发现,在网络举报方面发挥着无人可以替代的作用,作出了卓越贡献的北京市朝阳区群众居然榜上无名,这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就在前两天,南方周末前著名评论员长平在德国之声上发表了篇名为《中国人民志愿“水”军》的评论。文中长平比较了朝鲜战场上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和如今网络上的“水军”之间的异同,指出赴朝鲜对外作战的“志愿军”虽然使用了虚假名称,但是实质上并没有隐藏身份,没有伪装成平民或者敌军。但这些对内作战的“水军”,却无视这一战争法则,全部伪装成普通网民,这是一种突破伦理底线的行为。进而怒斥道,“五毛党”的实质,就是政府雇人造假——而造假的目的,是为了欺骗本国民众。这跟派人到处暗中盯梢、造谣和谋杀一样,没有任何正当性可言,是一种特务政治。


现在看来,长平的这番指责有些“失实”。因为通过这次的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会议,瓷国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并没有的隐藏所谓“水军”的身份,不仅不隐瞒,而且还大张旗鼓地进行了表彰宣示。如此壮举,没有“三个自信”根本做不到。尽管如此,作为一名避居东南的普通群众(而不是毕姥爷那样的党员,也永远不可能上到北京户口),我还是要替朝阳区群众说几句“公道话”:


这年月,谋生不容易啊,尤其是呆在朝阳区这样的帝都核心城区,那房价、那学费、那竞争压力、生活成本,不搞点副业,赚点外快,根本活不下去。更何况,虽然他们是拿了政府的钱,但一来,和如今飞速上涨的物价相比,每条帖子才收你五毛,简直可以算是无私的奉献;二来,伴随这份工作而来的舆论铺天盖地、山呼海啸般的讨伐压力,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吗?用如今时髦的话讲,那是在拿绳命替政府洗地啊!虽说论工作的忙碌和辛苦,微信小秘书并不比他们轻松,但如果没有朝阳区群众的举报,小秘书能如此正大光明、理直气壮地去删别人的文章,封他们的公号呢?所以论贡献,朝阳区群众当之无愧是网络举报界的“第一功臣”。如果这样还不算先进,咋算先进;这样还得不到不表彰,咋才能获得表彰?


然而就是这样的先进,这样的功臣,居然、居然、居然还真就没上榜。这一铁的事实充分说明,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会议虽然可能是第一次开,走的却还是人大政协的老路,官商当道、屌丝无门,这实在令广大奋战在网络举报一线的朝阳区群众和“水军”、五毛心寒呐!作为一名外人,我忍不住要替朝阳区群众鸣不平,这样的无良BOSS,还替他卖命干啥?倒不如任性一回,回到群众中来,有送饭党在,照样可以吃穿不愁。




© Sandra F.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5. | Permalink |

Post tags: , , , , , , , ,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http://ift.tt/1DO1z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