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鐵帽子王」政變與「九龍治水」亂局






清朝到康熙執政後期,國庫空虛,財政危機,各地官衙負債累累,國家發生自然災害時,居然拿不出錢來進行起碼的救濟,而各權貴利益集團掘取國財,擄掠民脂,各霸一攤,卻富可敵國。據載,康熙四十六年,黃河暴漲,十幾道河堤缺口,上百萬災民流離失所。康熙接到快報急招諸王大臣議事。四阿哥胤禛(雍正)在戶部查清錢糧實數後速趕至干清宮,針對國庫空虛,已無糧可調,無款可撥的狀況,親自請命前往災區向富商官紳募捐借債,以解燃眉之急。可見,當時清朝在盛世外衣下的深重危機。



導致清朝國庫空虛危機深重的根由,雍正皇帝概括為:總督、巡撫一級官府「今之居官者,釣譽以為名,肥家以為實。今或以逢迎意旨為能,以沽名市譽為賢(就是作秀),甚至暗通賄賂,私受請托;樸素無華,敦尚實治者,反抑而不伸。藩庫錢糧虧空,多至數十余萬。屬員缺出,巡撫操其權,下屬鑽營囑托,以缺之美惡,定酬賂之重輕,情同行劫。而告休歸田之官員,反徇私吹索,借端陵踐。吏治不清,民何由安?」布政司、按察司、督學等一級官府以公開的政策與不公開的潛規來名實兼收,劫掠民脂民膏,貪腐挪用府銀,納賄枉法、草菅人命:「今錢糧火耗,日漸加增,重者每兩加至四五錢,民脂民膏,朘剝何堪!各省庫虧空,動盈千萬,是侵是挪,總無完補。州縣案件,多鍛煉口供。至納賄出入人罪,於法尤重。戕人之命,破人之家,以潤屋奉身。今官員們名實兼收:所謂名者,官爵也;所謂實者,貨財也。」



在如此國家外強中幹、官僚貪墨無度、社會矛盾激化的危局下,雍正登基後以清理府庫虧空入手,通過反腐肅貪,整頓吏治,來推出了以「火耗歸公」、「攤丁入畝」、「官紳一體當差納糧」為代表的新政。因此傷及權貴利益,得罪了皇族世胄,於是他們聯合起來,以雍正的胞弟允禩、允禟、允禵為幕後主使,以都羅、永信、誠諾、勒布托等「鐵帽子王」為直接出頭,策動了一場意在通過「八王議政」來顛覆雍正王權的政變。



以「八王議政」恢復古制為借口的政變,實質是維持既往權貴利益,沿襲已有權力格局,讓皇帝權力以各「鐵帽子王」為形式的背後權貴集團來分化架空,由此扼阻住雍正的新政實施。值得特別一提的是,當以「鐵帽子王」出面發動的這場政變在宮殿上展開時,滿朝數百官吏除了極個別外,竟都作壁上觀,可見雍正意在約制官僚貪腐,抑制兩極分化,減輕百姓負擔的革新,在官僚集團中罕有支持者。雍正新政的艱難由此可見一斑。



清朝雍正時期,「鐵帽子王」以捍衛祖制為借口,以維護權貴利益,阻止新政為目的的「八王議政」政變最後被粉碎了,康熙時期留下的吏治頹廢、官僚貪墨之風得到扭轉。縱觀中外歷朝封建統治,每當王權式微,權貴弄政,社會就會出現法制廢馳,豪強並起,百姓飽受朘剝蹂躪之慘況。而對權貴集團來說,王權分治,令不統一,拉幫結派,各持一方,是維繫利益長久化與最大化的制度保障。於是歷朝都會出現各種變著花樣分化架空王權的模式,「鐵帽子王」尋求的「八王議政」就是其中一種。而耐人尋味的是,時至今日,中國居然出現了為權貴御用刀筆吏所謳歌的「九總統制」,其本質上也就是權貴蠶食權力,廢棄法度,各執一攤,保全家族與集團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九總統制」當然就是傳說的「九龍治水」,各管各的,互不干涉。這樣形成令出多頭,各執於己有利的而拋開於己不利的,使社會沒有統一法制與政策,國家權力被各派權貴勢力推舉的代表把持,各派培植繁衍自己的勢力,互相勾心鬥角,爭權奪利,只認幫規舵主,無視黨紀國法,進而導致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混亂局面。「九總統制」是權貴利益長期化與最大化的制度設置,是「鐵帽子王」長久操權弄政的保障。中國過往十幾年,正是在這種歷史上最糟糕統治模式中運行,促使權貴集團進一步坐大。



「九總統制」下的「九龍治水」局面本質上就是權貴操控國家政權的寡頭政治,它虛化了政權的統一,懸置了國家的法度,把持了各級權力,使國家陷入幫派化、團伙化分割侵掠的狀態中。這種局面造成整個國家官僚貪腐泛濫,權貴強取豪奪,社會兩極分化,環境資源枯竭,法制正義無存,矛盾衝突日熾。



中共十八大後,雖然「九總統制」從形式上變成了「七常委制」,但新當權者事實也是面臨這種被權貴架空的局面,與當年雍正登基時期所處的國家環境具有極大的相似性。看看中共十八大前一批御用文人極力鼓吹「九總統制」超越世界一切制度的優越,實質就是要維護權貴操控政局、左右國策的模式,這本質上與雍正時期「鐵帽子王」要通過政變來推行「八王議政」是一脈相承。



中國新當權者痛感時弊,採取了以反腐為切入口,通過擊垮各權貴利益集團代表,抑制權貴操控政權,將政令收歸中央,試圖推開「依憲治國、依憲執政」的新局。但是,那些自1989年後經營起的權貴集團,形成的「鐵帽子王」,顯然不會甘願放棄既得利益,他們要努力維繫過往「九龍治水」各自為政的局面,以鞏固延續自身集團利益。在這種形勢下,如果不能最終將代表權貴集團利益的「鐵帽子王」拿下,不能挖掘出其背後的主使者,反腐就不會取得「壓倒性勝利」,中國新政就不可能推開。



中國當下雖然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令計劃等,但是遠遠沒有將造就「九龍治水」的各權貴集團摧毀,沒有全部緝拿下代表各幫各派利益的「鐵帽子王」,更沒有挖掘出操控「鐵帽子王」而設置「九龍治水」陷阱的幕後魔手。比較當年雍正一舉粉碎了「鐵帽子王」政變,挖出了允禩、允禟、允禵的幕後黑手,清除了障礙,而使新政最終得行,看看今日舉步維艱的反腐,顯見中國要想根本扭轉局勢,一場與權貴集團的「壓倒性勝利」的決戰勢所難免,否則新政將無從談起,「九龍治水」亂局也無法從根本上消除。



眼下,國人正期待著這種「壓倒性勝利」早日到來!


文章来源:东网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c1VR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