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桓 :網絡「青年近衞軍」亦將灰飛煙滅



網絡文明志願者披著「志願者」外衣對青年學生加以利誘與矇騙



最近被曬在微博上的多份文件顯示,共青團中央已經向全國下達了一個命令,組建一支一千萬人的網絡文明志願者隊伍。三十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收到了下撥的完成指標,它們主要分配在各個高校,比如僅北京高校戰線分到的任務量是13萬人,而江蘇、河南、湖北、廣東、山東總量都在70萬人左右,在全國位居前列,比北京多得多。



按照文件指示,這些所謂網網絡文明志願者的主要職能是宣揚正能量、抵制負能量,積极參與一項叫做「青年好聲音」網絡文化行動,主要內容是宣傳「中國夢」;還要求對違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所謂負面網絡信息「堅決抵制、主動駁斥、積極舉報」。



目前,這份文件的許多來源都顯示被刪除,但社交媒體已然有了更多的傳播與備份。顯然,團中央組建的網絡文明志願者隊伍,就是成建制地組建網絡五毛青年軍。考慮到共青團員曾在香港的學生會選舉中引動喧譁,將來,陸生的形象將因爲青年五毛軍的歷史變得更不堪。



共青團在大陸的執政架構中向來是培養後備幹部的系統,與紅X代出身並列爲大陸官僚體制內向上晉升的基地。但是正因爲由共青團從政不需要多少基層歷練,對黨的效忠與順從成爲最重要指標,這讓共青團幹部習慣以青年作爲「投名狀」,以換取進階資本。



具體到這一次組建網絡青年五毛軍,其含義實在很清楚,那就是捍衞意識形態主陣地,讓大陸的體制中人、特別是高校學生成爲「殭屍戰隊」,不斷地攻打網絡輿論的「上甘嶺」,對社會上多元聲音進行消除、遮蔽與污染,其實就是黨組建的「網絡近衞軍」。



組建青年五毛軍的意識形態目的相當明確,但是在具體執行上,這可能也是一次利益勾兌。大陸共青團系統內部的青年後備幹部,始終覬覦更高的實權地位,通過組建網絡近衞軍來爭取輿情控制的項目,既可以表忠心,又可以有錢賺,這是一箭雙鵰的好事。



從一千萬人的規模看,團中央這次組建的規模創下歷史——以往的五毛黨主要來源於黨政系統的文宣幹事以及社會上由五毛大頭目控制的水軍團隊,數量上多采用技術手段來彌補人數不足的劣勢。這次團中央祭出一千萬人,是要用人海戰術取代五毛原先的戰術。



五毛黨陳舊的作業方式無外乎兩種,一是進行短時間的評論轟炸,可笑的是,爲了提高效率,五毛黨往往複製粘貼同樣的話語,因而很容易辨別五毛灌水的現象,不僅隱蔽程度低,而且找來網民恥笑,效果越來越差。青年網絡近衞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五毛攻擊的隱蔽性。



從共青團中央親自主導五毛軍的情況看,不僅五毛黨傳統的輿情污染手法受到檢討,更可能意味着體制內五毛黨的建制發生了極大轉變。過去那種由大五毛採取承包制的作業模式,很可能已經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由各級團委負責指揮的成建制的青年五毛。



不過,從五毛黨在網絡裏遭受的嚴重衰落的歷史看,即使網絡青年近衞軍號稱有千萬之衆,也難逃其灰飛煙滅的現場。一是網友對五毛黨的認識能力超過五毛自身,五毛猶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二是社交媒體技術發展,讓信息污染不能全然影響到輿論走向。



最可惜的是,網絡文明志願者披著「志願者」外衣對青年學生加以利誘與矇騙,大批大學生將爲了蠅頭小利甘當五毛輿論戰術的馬前卒。以意識形態馴化大學生,鼓勵舉報告密的網絡文化,將極大地戕害青年的靈魂,扭曲一代大學生的心靈與認知,這是不可饒恕的罪行。


文章来源:东网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HdnR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