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磐|密西根大学王政教授给女权五姐妹的信

王政听到五姐妹被释放之后的行动受限和身心状况之后很担心,于是写了这封信。


亲爱的大兔、麦子、嵘嵘、婷婷和王曼:


你们受苦了!作为一个中国妇女运动史学者,我也完全没有想到在中国女权主义者一个多世纪的艰苦卓越的奋斗之后的21世纪,中国青年女权主义者还会面对如此残酷的政治迫害!愤慨之烈和痛心之切是语言所无法表述的。


在过去一个多月里,让我在悲愤中获得力量的是国内外女权主义者和各种坚持社会公正的人的不屈不挠的呐喊!我每时每刻都知道:我们在从事的正义事业是全球正义人士都支持的,我们不孤独。尤其让我感到无比鼓舞的是国内众多青年人勇敢地加入声援的行列。你们的实施男女平等国法的光荣行动和因此遭受的非法迫害唤醒了许许多多有良知有正义感的普通人,呼唤着大家以你们为榜样,用实际行动来推进中国的法制建设。呼吁撤销对你们非法强加的罪名,恢复你们的公民权利,就是推动中国法制改革健康发展的重要的历史性行动!


你们在拘留所看不到也听不到全球声援你们的巨大声浪,你们能看到的只是警察威胁恐吓的嘴脸,你们能听到的只是他们一刻不停向你们灌输的谎言。现在我来给你们补补一个真实世界图景的课吧!


你们五姐妹的图像在3月8日联合国举办的庆祝三八节以及纪念北京+20的大游行中就被高高地举起了!参加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9届大会的8千多名来自全球各地女权组织领袖们在纽约大街上浩浩荡荡地游行着,展示着全球女权主义的巨大力量。从那一刻起,你们就成了全球女权主义密切关注的对象。世界各地的女权主义组织纷纷组织集会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女权五姐妹。以纽约时报为先的外国媒体也开始报道这个事件。在民间呼声日益高涨的形势下,许多国家政府也公开呼吁释放女权五姐妹。这是国际女权运动史上一次鲜有的规模巨大的声援活动,更需要强调的是,大批不是女权主义的组织和个人都参加了对你们的声援。多个声援网站的点击率超过2百多万人。国际上许多国家的主流媒体都对你们的行动做了详细报道。我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包括纽约时报,美国公共广播电台,CNN,VOA 都读到,听到,看到关于你们的报道。你们五位年轻朝气阳光的笑脸在所有的媒体上反复出现,更是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你们是最最有国际知名度的中国人!知名度肯定超过莫言和习近平,因为他们的视觉曝光率远不如你们。


实际上,中国女权五姐妹的形象已经成为全球青年一代女权行动者的闪亮的象征符号。没有想到吧?你们开始仅仅是想在公交车上贴小贴子,以这个行为艺术来提高公众对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认识,来改变公交车上性骚扰(中国刑法称之为“猥亵妇女罪”)严重现象。不料,由于警察的积极参与,一下子做成了全球范围的行为艺术了!这是你们最成功的一次行为艺术啊!


所以,在我因为对警察知法犯法的暴力感到极度愤慨,对你们五姐妹无端被监禁受磨难感到痛心的同时,我的内心也充满了深深的骄傲和自豪。我感谢你们,因为你们以自己光明磊落充满正义和勇气的形象在国际上为中国妇女正了名!你们所表现的是当代中国青年一代最优秀的品质。你们的精神所询唤的是中华民族光明的未来!


此刻,你们需要好好修养,尽情地享受亲情、友情、关爱、阳光、鲜花、音乐、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美食美景、美文美图,让人间一切的美好来驱除清洗掉一个多月里包围着你们的黑暗、污秽和丑恶。


请记住,全球依然在关注着你们。中国女权五姐妹一天不恢复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全球正义人士的良心就一天不得安宁。全球的呼吁也会继续进行。


而在国内,我知道无数关注你们的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都在以各种方式向你们表达ta们对你们的关怀和支持。请心安理得地接受同胞们的支援吧。


致以最亲切的女权敬礼!


(不过还没想好这个表达女权心意的敬礼的肢体动作应该是怎样的。靠你们有创意的年轻人来设计啰!)


老女权王政




© Sandra F.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5. | Permalink |

Post tags: , , ,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http://ift.tt/1Hhyv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