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畢福劍事件背後的毛澤東



畢福劍事件在進一步發酵中。他在央視主持的節目被停播4天,且央視發表聲明稱要對他的事情嚴肅處理。看來,這個央視爲數不多的台柱子有可能要被搬離央視。



這件事情演變到今天這個地步,估計是畢福劍想象不到的。他主持節目時一貫打諢插科、嬉笑怒罵,這是衆所周知的。誰曾料到在幾億觀衆面前,他都沒出事,卻栽在一個小型飯局上。



儘管現在還不知道是同桌的哪一位將視頻上傳到網上,我都不太贊成對這個所謂的「洩密者」進行過分的譴責,可能他只是爲了顯擺一下與名人的近距離接觸。這在生活中是常見的事。



在我看來,畢福劍的「倒霉」主要是因爲辱罵了毛澤東,其他皆在其次。上傳視頻的人不一定知道其中的厲害。在民主國度,別說辱罵一個前任領導人,就是辱罵現任領導人,也基本上不會有事,除非是領導人或者他的後人向法院提告。領導人作爲特殊的公衆人物,有容忍被批評和辱罵的義務。



當然,我不是鼓勵和肯定「辱罵」,語言上的骯髒畢竟不是好事。即便是對某個領導人不滿,也完全可以用譏諷的方式進行表達,而不該口出穢語。但是,這一私德上的缺失不應當被公權力來進行懲罰。目前畢福劍遭遇的不是毛澤東的後人起訴他,而是他所在的單位對他進行處罰。這是我所不贊成的。



事情可怕的是,時至今日,毛澤東仍然是一座不能褻瀆的神。褻瀆了他,是會遭「報應」的。即便是畢福劍這樣的央視名主持、社會大名人也沒有豁免權。



其實30年前,毛澤東曾經險些被拉下神壇。1981年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對毛澤東領導的文革作出了徹底否定:歷史已經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相比「嚴重災難的內亂」,畢福劍的那句「他把我們害慘了」性質輕多了。其實不僅是文革,之前的反右以及大躍進,都是毛澤東主導下的禍及千萬人的運動。



製定歷史問題決議的老幹部們(鄧小平等)在文革中飽受磨難,無論從私人感情還是從國家利益出發,他們都必須要否定文革。但是對於毛澤東這位黨和國家的主要締造者,鄧小平們沒有敢像蘇聯的赫魯曉夫對待斯大林那樣,徹底地「清算」毛澤東的思想和錯誤。相反在指出毛澤東的失誤之後,卻還是堅持要高舉毛澤東思想旗幟。



並且自此之後,對於文革和毛澤東問題的決議就束之高閣,不僅黨內不再討論,而且也不允許社會討論。此舉埋下嚴重後患。很多人並不清楚毛澤東當年犯下的錯誤,依然將他視爲「開國領袖」予以崇拜,見不得有任何批毛的言行。



當年茅於軾撰文揭露毛澤東的歷史錯誤,就遭到崇毛者的強烈抵制。致電騷擾、上門辱罵,甚至去他的演講之地鬧場。此次畢福劍視頻事件發生後,網上也出現不少要求嚴肅處理畢福劍的聲音。



任何一個社會出現對於某一公衆人物的批評,都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公權力介入並懲罰被批評者。此次處理畢福劍是其單位央視,然而央視被迫處罰一個台柱子的無奈也是明顯的,其背後有更高的權力意志。



現在網上就畢案吵得火熱,很多崇毛者繼續施壓,大有央視不開除畢福劍不罷休的態勢;也有很多人認爲畢福劍說的都是事實,憑什麼處罰他?也有人建議來一場毛澤東功過大討論,讓全民參與,舉事實講道理,儘可能還原歷史面目。



就我個人而言,我是反對罵人的,畢福劍作爲公衆人物尤其應該注意自己的口德。另外,我很贊同將30年前束之高閣的歷史問題決議再拿出來,再來一場大討論,徹底將毛澤東的功和過評定一下:功在哪,有多大?錯在哪,有多大?



如此民衆纔會對毛澤東有一個客觀的認識,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分爲極端的兩派:一派無比崇拜視爲偉人,一派無比痛恨欲鞭其屍。攪得整個社會爭鬥不休,和諧自然不可達致。



畢福劍視頻事件一個很好的契機,希望有關方面抓住這個機會重啓對毛澤東的大討論,給分裂的社會一個和解的希望。我非常不願意和反對看到對畢福劍個人的進一步處罰,他已經微博公開道歉了,希望到此爲止。


文章来源:东网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Hds9K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