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要徹底清除告密文化的社會基礎



文革時代,為了捍衞毛澤東的路線,告密不是可恥的事,告密是一個無尚光榮的事。







畢福劍本來就很火,原來的火,是因為他主持星光大道的節目。現在的火,是他用大連罵罵了毛澤東,稱毛澤東是老逼養的。他這一罵,又被人家掛在網上,就火得一塌糊塗。其實,罵毛澤東的人很多,當然支持毛澤東的人也很多。



畢福劍是娛樂名人,他這一火,火得地球人全都知道了。



畢福劍的貢獻在於,他的一句罵人話,引起了人們對於告密文化的大討論。這種討論,甚至在一定意義上已經遠遠超過了實踐是檢驗真理標準的大討論。



原來也討論過告密文化,而且還很深入,也很深刻,但基本上局限於文人的圈子,文人之外的圈子,對告密文化並不感冒。在此之前,劉亞洲和章詒和對告密文化都有深刻的反思,甚至《人民日報》也發文說,不告密與其說是一種高貴品質,不如說是做人的一種倫理道德的底線。



畢福劍則不同,他是娛樂名人,娛樂名人受眾多,底層人士多,用時髦的話來說,就是接地氣。罵人的話,更是接了地氣了。文化人,罵人不帶髒字,非文化人,罵人不帶髒字的有,帶髒字的聽起來似乎更解氣,也更通俗易懂。通過畢福劍,告密文化的大討論進入到了千家萬戶。



支持畢福劍的和反對畢福劍的左右兩派,都在不同程度地捲入了告密文化的大討論,這其中有共識,更有分歧,分歧大於共識。通過這場還沒有結束的告密文化的大討論,人們已經深刻地感受到了社會價值分裂且不可彌合的嚴重程度,尤其是右派與毛左的交鋒已經達到勢不兩立的程度。



如果按著鄧小平的話來說,既反右,也反左,主要是反左,因為危害改革開放的主要是左。接著鄧小平的話來說,既要反極右,也要反毛左,毛左是極左。危害中國改革開放的,不是右,也不是左,而是毛左、極左。毛左在本質上就是在中國的納粹,是中國產生極權主義的社會根源。毛左的危害必須引起足夠重視。否則,國將不國,暗無天日。



反對毛左,必須注意產生毛左的歷史基礎和現實基礎。



中國兩極分化嚴重,處在高發不穩定期,底層的人,難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尤其是毛左,他們參加過反右,參加過文革打砸搶,有了翻身農奴得解放的感覺。他們和毛澤東一樣,仇視知識,仇視知識分子,仇視各種精英。改革開放之後,他們感覺他們的主人地位被剝奪,主人的地位變成非主人的地位,成為社會底層。他們對改革開放不滿,他們對鄧小平及後來的領導人採取敵視的態度。他們懷念有毛澤東的日子,即使毛澤東時代他們沒有過上好日子,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比舊社會還黑暗的日子,但他們可以無法無天,可以隨意以毛澤東的名義批鬥他們視之為的敵人。



在文革時代,為了滿足他們的批鬥欲望,毛左們也如毛澤東本人一樣,到處尋找敵人。為了不被所謂的敵人打倒,他們就必須打倒敵人以求自保和安全。他們就到處尋找告密的機會。人人都生活在紅色恐怖之中,人人都沒有安全感。親人之間,朋友之間,同事之間,都可以成為告密和被告密的對象。人們告密的目的,就是為了向毛澤東表忠心。他們覺得,為了保衞毛澤東,為了捍衞毛澤東的路線,告密不是可恥的事,告密是一個無尚光榮的事。他們甚至視告密是一種神聖的使命。他們覺得,通過告密,就可以實現偉大的道德烏托邦,在人間可以建立天國。告密是通向人類天堂的階梯。告密者只要打著捍衞毛澤東的旗幟,就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無往而不勝的。



現在毛澤東沒了,毛左們捍衞毛澤東的使命沒有變,想回到文革時代的信念沒有變,想建立一個無階級差別,沒有貧富之分的思想觀念沒有變。誰要是反對毛澤東,誰就是對毛大不敬,誰都是反對黨和國家,誰就是給黨和國家丟人,誰就是漢奸叛徒賣國賊。誰要是反對毛澤東,誰就是他們的敵人,必須以文革的方式除之,罵之,抵毀之。



可是,想回文革的條件沒有了,就是建立一個文革特區,他們也不會去,沒有人真正地願意回到文革,文革只是毛左的精神懷舊,還這個舊,只是為了抗爭對現實的不滿。



反對毛左,就要消除毛左產生的歷史基礎,公布反右、大躍進、文革的歷史檔案,讓真相走進現實。還要清除毛左產生的現實基礎,解決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縮小兩極分化,讓所有人都能分享到改革的紅利。


文章来源:东网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EUjl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