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柴静以及几位环保先行者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向得到盛赞同时也饱受围攻的柴静致敬。我知道柴静,是因为早些日子网上疯传她的一段话,还加上了一个题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前30年你们拼命毁文化,后30年你们拼命毁物质。夜以继日地挖取地下资源贱卖掉,强拆地面的民房,污染河流空气,用高税负和低工资榨干百姓,我们的子孙没有了生存资源。你们的子孙移民走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毁之唯恐不及。”——在中国大陆,能讲出这番话,实在太不易了。











无论是赞扬还是咒骂,都是柴静的荣耀。还有些人,也是我们应该表示敬意的。说一说在我记忆中几个名字——









被民间誉为“太湖卫士”的江苏宜兴农民吴立红,2007年被宜兴市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3000元。吴立红因得到全国媒体广泛支持,知名度是相当大的了,但还是结结实实蹲满了三年。出狱后不改初衷,在“两会”期间到北京呼吁治理雾霾,在大街上被公安带走,遣返监视。如果要判柴静,“敲诈勒索罪”和“诈骗罪”都是唾手可得的。













吴立红曾获“中国十大环保人物奖”以及欧盟、美国非政府组织颁发的人权奖和环保奖。接下来,我记得起来的孙小弟先生,名声小得多,值得多讲几句。









孙小弟是甘肃叠部县792矿的职工,这个中国最大的铀矿,把大量未经处理的核废料直接倾入长江干流,当地的牛羊喝了矿场倾泻的污水后成群死去;矿区及附近居民死亡人数大幅上升,其中癌症致死的约占一半。而且,所形成的隐形连锁核污染将长久地危及全国的生态环境,遗祸子孙。孙小弟多次进京反映情况,不起作用。忍无可忍,只好向国际新闻媒体揭露核污染扩散的内幕。当晚,他便被公安机关秘密绑架,非法失踪、监禁一百多天,然后实行严密监控,禁止与外界联络。2006年,孙小弟荣获全球最高的反核奖“无核未来奖”,被誉为“反核污染斗士”。但获奖后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除了官方监控、骚扰加剧,日常攻击来自身份不明者。孙家多次遭到半夜袭击,窗户全部砸烂。迫害者甚至包括他昔日的工友:他们只要钱,只要赔偿,不愿提核污染,也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人权。孙小弟坚持揭露和维权,就和他们眼前的现实利益发生了冲突。这真是悲剧中的悲剧。柴静现在也进入了这种悲剧。













还想起一个记者出身的作家,名叫谢朝平,写了一部关于黄河三门峡水库移民的纪实作品,由《火花》杂志以增刊形式自费出版,先送了一些给自己的采访对象,还没来得及出售,竟遭到陕西警方跨省追捕,把他从北京家中抓到陕西,罪名是“非法经营”。三门峡移民的事情我早就有所了解,将近20年前,一位化名为冷峻的作家在香港《开放》杂志上连续三期发表了一篇很长的报告文学。这是一个类似于两千几百年前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苦难史诗。三十万移民历经十七次返库风波、三次返库大潮,在三十年后才回到故乡。但是,生态环境已经严重恶化。三门峡水库引起的淤积垫高了黄河及渭河河床,土地大面积盐碱化水涝化,原来黄渭洛三角洲的富庶已经成为老人们的回忆。这是一个不可触碰的题材,因此谢朝平受到报复。













我想,柴静、以及她的先行者吴立红、孙小弟、谢朝平们,如此深切地热爱锦绣河山、同情无告的黎民百姓,是值得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代子孙尊敬的。真想问一句:那些嘲讽诋毁柴静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来源:纵览中国






















via 零八宪章 http://ift.tt/1xZA4J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