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 |吴戈:毛主席的战略不是这样的

最近中国的政治生态有点戏剧化。左派为李讷回韶山欢呼“公主尚在,国贼安敢造次”,却忘了前不久,闻名遐迩的“学习粉丝团”自曝乃习近平独女亲自操办。除继续披露今上最新行踪和思想外,昨天这个微博号居然独家揭露刚刚发生大火的漳州PX项目为一因经济犯罪被台湾通缉的商人经营,直接参与突发事件舆情引导。


如火如荼的反腐由于正待消化周永康这条巨鳄,连刚刚吞下一半的郭伯雄也暂时退后。然而定期打虎也事关维持公众高兴奋度和拥戴率,结果突然传出的海军司令吴胜利被查消息,竟无人感觉意外,因为即使事后辟谣,按以往打虎经验也完全可能只是政治斗争拉锯而已。不过军方媒体顾不了这个,在积极为吴将军辟谣,开展“军队网络维权”的同时,他们又想起“某些势力”的旧恨新仇,直陈“对相关个人伤害很深”。


可是,调查又并未能挖出那位造谣的湖南网民背后的敌对后台,在拘留之外甚至没有从“损害军队形象,离间军民血肉联系,妄图动摇党的……基石”的高度批判他。虽然军方强调军队应有“网络威严”,提出“违法炒作涉军负面信息”的怪异罪名,但在“恶意抹黑和造谣诋毁”之外,“合法揭露”涉军负面信息,“正常批评监督”的渠道是否又畅通?这显然是视维护军队光荣形象为己任的宣传干事们不敢触及的了。


令人吃惊的是,军队还远不算敏感,监督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被嫖娼”事件的背后,竟然是公众长期连办公地点都找不到的中国政治警察——国保。仅仅因为公民监督公车即被特务构陷,动用司法力量打击报复,此事诱发了民间积压已久的广泛义愤。加之此事不涉民主、人权、民族、女权等敏感领域,这种义愤得到空前直接和强烈地表达。同样令人疑惑的是,官方高层对这种下层胡作非为引发的蝴蝶效应竟然迄今以沉默应对。


有网友云:你国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危机公关,危机频繁涌起,群众关注不及。果然,央视娱乐节目主持人毕福剑私人酒桌上调侃样板戏唱段,不料被同桌的中国某毛左旗手的骨干偷录举报,最新进展是毛左动用新近占领的中国青年网等平台,要求毕福剑向全国人民道歉。


有趣的是,毛左以“没有毛泽东没有共产党”论证毕福剑“贬毛即反党”似乎也底气不足,“违背基本人性”更说不通,遂更多地从两个角度搅浑水:既然对共产党不满,却又投身“英雄们的事业”;拥有政府雇员和中共党员身份,理应受监督。


其实,毕的确靠央视娱乐节目获得高收入,但央视因党办垄断背景取得商业成功(所谓“英雄们的事业”)却与他无关。如果公私资本在电视业公平竞争,他跟共产党屁关系没有,或许也能挣钱;以央视的体制,毕不是公务员;党员身份,只需看看共产党当前对公开退党者的种种歧视和压制便可知其意义;所谓的监督,当然不包括监视私人生活和言论;至于道歉,毛在历史上的种种劣迹道歉了吗?


或许还因为一点自知之明,另一个毛左投机者承认“骂毛、调侃人民军队,在一个小环境中形成了政治正确”,并转而对当今时代愤世嫉俗,因为那些“代表上流阶层的权贵”也对毕的言论“报以掌声”,体现了十足的“反人民性”。


可见,毛左也非常清楚,必须抓住人民、人性、公正、法治等时髦政治焦点。只是,“骂毛”与这些焦点之间的关系,恐怕远不如区伯针对的“公车私用”密切。动员力不足,毛左又将自己沉到民间,学着右派的样,嘲讽起当朝宣传系统来,全然忘了自己近年还是夺占了好几个重量级的官方宣传平台。


而面临左右夹击的当朝,试图集毛、邓,或许外加普京、李光耀光环于一身,在两个“三十年”中间左右逢源的梦想究竟还能否实现,似乎更加棘手起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 好五倍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5. | Permalink |

Post tags: , , , , ,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http://ift.tt/1CgSa5I